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四天执勤三晚查酒驾——交警吴军生命中的最后5天

吴军带着拖车在路面执勤的工作照

长江网讯(长江日报记者魏娜 通讯员杨槐柳 孙逊 高梓健)9日上午,46岁的武昌交警吴军在执勤途中突发疾病去世。生命最后的4天,吴军一直坚守在路上。

今年是吴军从警的第23个年头。23年来,他曾多次获评武汉市优秀公务员、“武汉交警之星”、“武汉交警执法标兵”等荣誉称号,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

19岁的女儿思瑶办理父亲后事时,发现他手机里存着500多张照片,竟然只有一张同事随手拍下传给他的工作照,其余的照片全是各种违法车辆。

寻访吴军生命中的最后足迹,令人痛惜且肃然起敬。

  5日,吴军穿衬衣在雨中执勤,3餐都在马路边解决

国庆、中秋长假,本地人和外地游客都将东湖、梨园作为观光首选,原本是机动巡逻民警的吴军,被调配到梨园转盘处疏导交通。

头天还是风和日丽,这一天气温骤降。街上的游客都穿起了厚外套,可吴军只穿了一件制服衬衣,外面套了件反光背心。同事问他:“冷不冷,要不回队里加件衣服?”吴军看了看越来越多的人和车,摇摇手说:“等会儿披件雨衣就不冷了。”

可直到晚上8时收队,吴军身上仍是那件单薄的淡蓝色警察衬衣,被雨水打湿,几乎贴在他身上。

从早上7时到岗,到晚上8时撤岗,这一天,吴军的一日三餐都是在马路边解决的。

撤岗并不意味着回家休息。吴军搓了搓手,坐上警车赶往下一个任务点——中北路路口,根据市交管局的统一部署,当晚有酒驾集中整治行动,他负责在这里设卡拦查,直到晚上11时。

当晚吴军没有回家,倒头在宿舍里睡了一晚。

  6日,路上执勤一整天后晚上继续查酒驾,工作到转钟

6日早上7时30分,吴军准时出现在梨园转盘处,疏导四通八达的车流,直到晚上8时。同事张汉斌说,感觉吴军没有平时那么活跃,脸上挂着掩盖不住的疲惫。

晚上9时许,扒了两口盒饭,吴军和同事赶到友谊大道徐东下穿通道路口,在这里拦查酒驾。夜色中的徐东热闹非凡,周围的购物中心和餐馆云集,吴军和张汉斌等同事守在下穿通道的路口,一辆车一辆车筛查。

也许是没料到交警过节还会出来查酒驾,4名酒后开车的司机被吴军逮住了。大家原本准备在22时30分左右收队,可一名司机被检测出酒精值为23毫克/100毫升,拒不接受处罚,司机的妻子在现场大闹:“哪有中午喝的酒,到晚上还是酒驾?”

与对方在现场“理论”到23时30分没有结果,吴军将这对夫妻送到了余家头派出所。

办完交接手续从派出所出来,已经是7日1时30分了。

  7日,当晚酒驾整治行动结束得早,回家睡了一觉

回宿舍睡了不到6个小时,7日早上7时30分,吴军又出现在梨园转盘处,开始了新一天的路面执勤。

7日天气晴朗,气温适宜,加上接近假期的尾声,到东湖磨山游玩的人特别多,吴军跟同事开玩笑说:“大家过节,我们再坚持两天!”

当晚的酒驾整治行动结束得早,吴军开车回家了。吴军住在东亭,离队里不远,每次有突发状况,他总是第一个赶到,可就算住得那么近,每周他都有一半时间住在队里。

吴军回家时妻子和女儿都睡着了,由于常年被吴军不规律的作息影响,妻子的睡眠非常浅。他一开门,妻子就坐了起来,问他要不要吃点什么?吴军摆摆手,草草洗漱了一下,倒头就睡了。

女儿思瑶说:“我第二天起床时,爸爸已经出门了,这是他多年的习惯,进出都轻手轻脚!”

  8日,在马路上站到晚上10时,婉拒跟同事去消夜

8日是长假的最后一天,也是返程高峰,从早上起,欢乐大道、武汉大道上的车流就非常密集。吴军几乎没有时间坐上警车休息一下,在梨园转盘的调头处执勤到晚上10时。

这天晚上原本也有集中整治行动,中队长谢征明见吴军一脸疲惫,让他早点回去休息。同事喊他一起去消夜,一贯随和的他谢绝了:“这几天太累了,我回宿舍睡觉,明天还要去石首拖车。”

  9日,8时10分出发去石首拖车,途中突然发病,抢救无效不幸离世

9日8时10分,吴军和拖车司机姜涛出发去石首,准备将一辆强制报废车拖回武汉。

8时20分,当车行至友谊大道新生路口时,吴军突然对姜涛说:“我蛮不舒服。”他捂着胸口,喘不过气来。姜涛见吴军脸色很难看,准备将他送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救治。

8时35分,车行至友谊大道中山路路口时,吴军的头歪倒在姜涛肩上。姜涛喊他,他没有反应。

姜涛赶紧就近将他送到湖北省中医院凤凰门诊部。经过抢救,吴军醒了一下,说了一句“我以前有心肌炎……”

医生迅速检查,发现吴军的血压为0,接着心脏停止了跳动。经过两个小时紧张抢救,终告无效,吴军不幸离世。

责编:汉网

上一篇:武汉一高校社团招新复试题:考玩手游“王者荣耀”

下一篇:中华路街:打造红色文化生态圈 推进基层治理创新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