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最美金缕玉衣”首度在汉亮相 “肢解”后装箱抵汉 “穿衣”花了一小时

 

 

    工作人员正在拼装金缕玉衣的“躯干”

    长江日报见习记者吴嘉豪 摄

    拼装完整的金缕玉衣  长江日报见习记者吴嘉豪 摄


 

    全新开馆的武汉博物馆,展出了引自徐州博物馆的《大汉雄风——徐州汉代楚国精品文物展》,此展以徐州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金缕玉衣最为引人注目。玉衣是汉代皇帝和高级贵族死后穿用的殓尸用具,用金属丝或丝线将玉片连缀而成,也是我国最具特色的丧葬用玉。

    七八名大汉花了一个小时给“他”穿衣

    这次展出的金缕玉衣在1994年至1995年间出土于狮子山楚王陵,墓主人应为第二代楚王刘郢(客)(注:史书关于第二代楚王的名既有单字记载也有双字记载)或第三代楚王刘戊。

    经由专业物流公司承运的徐州博物馆参展文物运抵武汉博物馆后,9月27日下午,各方开始对文物进行开箱点交。文物一般用专用囊匣包装,这种囊匣内软外硬,整体强度高,能抵御外力的撞击与挤压。专业物流人员用机械将木箱打开,武汉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戴上手套,将一件件精致的文物从囊匣里取出,然后双手捧着送进展柜。

    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下午3时30分,金缕玉衣要开箱!工作人员打开一件大箱子,最先出来的是金缕玉衣的“躯干”,接着“上下肢”“头”“手脚”等陆续被取出,每个部位都用塑料薄膜包裹着。

    “我们在博物馆看到的复原之后的玉衣是一个整体,实际上是可以拆卸的。”护送这批文物前来武汉的徐州博物馆藏品部工作人员田二卫介绍,修复后的玉衣由头罩、前胸、后背、左右袖筒、左右裤管等十余部件组成。玉衣的袖筒、裤筒的开缝都设置在内侧,手套的开缝在手掌,鞋的开缝在脚跟,可以想象,当时给墓主人穿这件玉衣多么麻烦。

    现在,这些内有里衬的玉衣部件,像人体模型一样,拼装起来也不轻松。虽然它们并不重,但七八名男性工作人员还是分工协作,几个人先一起把“躯干”轻轻摆进展柜,接着有的装“上肢”,有的装“下肢”。“头部”装好后,大家还找了一个垫子给“他”当枕头。当装“左手”时遇到点小麻烦,“左手管”里的一节内衬缩进去了,男工作人员的手粗了伸不进,于是请了一位女工作人员,她纤小的手刚好伸进去,将内衬拉出一节来,“左手”这才套上。

    “这脚有点内八字”,“手没摆正”,大家反复调整,为了让“他”看上去睡得更自然。最后,全部组装好盖上玻璃盖后,大家还是有一点不满意,就是“头部”离玻璃柜壁稍微有点近,大家又合力将厚重的柜盖打开,再小心翼翼地把“他”往下移了一点。总算“穿衣”完成,已过去快一个小时。

    这是制作工艺最精的一件金缕玉衣

    汉代的帝后和高级贵族死后为什么要穿玉衣呢?田二卫介绍,一是为了保持死后的高贵和尊严,二是迷信玉能让尸骨不朽。

    玉衣所用缕属也不一样,已出土的玉衣资料显示,西汉诸侯王、列侯的玉衣多数是金缕,也有使用银缕、铜缕和丝缕者。“我们徐州博物馆共有4套玉衣,两套金缕,一套银缕和一套铜缕。”田二卫说,这次来汉参展的是目前国内出土的年代最早、玉片数量最多、玉质最好、制作工艺最精的金缕玉衣。

    据徐州博物馆前馆长李银德统计,截至2015年,我国共出土汉代玉衣114套(西汉46套、东汉68套),晋2套。地域上河南出土数量最多,达35套,其次是江苏、河北,都是21套。不过,修复完整和基本完整的玉衣只有8套半。

    据公开资料显示,1968年河北满城中山靖王刘胜和王后窦绾墓出土了两件完整的金缕玉衣,这才让人们了解到玉衣的形貌。过了一年,徐州土山汉墓出土银缕玉衣。1978年山东临沂洪家店出土了金缕玉套。1983年广州南越王墓发现了丝缕玉衣,接着徐州的拉犁山、狮子山、火山分别于1985、1995、1996年出土铜缕玉衣、金缕玉衣、银缕玉衣。1986年在河南省永城市芒砀山僖山汉墓出土的金缕玉衣 ,为西汉梁国国王梁孝王的陪葬品。2009年江苏盱眙大云山发现了金缕玉衣。此后没有关于玉衣的新发现。

    值得一提的是,山东省临沂刘疵墓出土的“金缕玉衣”最为奇特。这套玉衣由面罩、手套(两只)和鞋(两只)组成,分别套罩在头部、两手和双脚上,其用意似乎在于以点代面,即用身体最末端的几个点来代替全身,起到象征性的作用。

    要说最有名的金缕玉衣就是河北满城出土的中山靖王刘胜那套了。因为,刘胜是汉景帝刘启之子,汉武帝刘彻的异母之兄,加上他的金缕玉衣出土时间最早,因此该玉衣图片被编入中国古代历史课本,用来说明汉代“文景之治”国力强盛。同时,刘胜的这套金缕玉衣被列入禁止出境的文物名单。“不像我们这‘哥们’经常出国。”田二卫指着展柜里的金缕玉衣说,一年中它有大半时间不在徐州博物馆。

    古代盗墓贼只抽走了金线

    “这玉衣怎么看上去这么亮,是复制的吗?”有观众看完展出的金缕玉衣后提出疑问。

    田二卫介绍,狮子山楚王陵在古代就被盗过,1994年考古人员发现大量玉片散落在墓道口,却没有金线。2001年徐州博物馆对玉衣进行修复,除补了少量玉片,其他都是用的原玉衣上的玉片,全部为新疆上等和田白玉、青玉组成,历经数千年仍温润晶莹。因为原来玉衣的金线被盗墓贼抽走了,所以他们修复时就用了新的,所以这套金缕玉衣看起来较新。据统计,用于制作玉衣的玉片总数为4248片,用于穿缀玉片的金丝重1576克。

    由于金缕玉衣象征着帝王贵族的身份,有非常严格的工艺要求,汉代的统治者还设立了专门从事玉衣制作的“东园”。这里的工匠对大量的玉片进行选料、钻孔、抛光等十多道工序的加工,并把玉片按照人体不同的部分设计成不同的大小和形状,再用金线相连。制作一件中等型号的玉衣所需的费用几乎相当于当时100户中等人家的家产总和。

    玉衣如此贵重,盗墓贼为什么只抽走金线而留下玉片呢?“因为这些玉片都是特制的,在市面上一出现就会被官府发现,而金线熔成块就没事了。”田二卫解释。

    “这么多玉片,形状多样,有正方形、长方形、半月形、三角形等,这件玉衣是怎样复原的呢?”观众又问。

    田二卫说,因为之前我国出土和修复过多套玉衣,为他们复原这件玉衣提供了宝贵经验。“你们看,这身上的玉片多是长方形,腿部和鼻部是梯形,眼部是圆形,修复人员按身体部位给每片玉编号,再一片片连接。”他说,每片玉的角和边缘都钻有小孔,再用金线以十字交叉式连缀而成,连接手法也是古人的方法。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这件玉衣的头顶部有个碗底大的圆孔没有玉片覆盖,知道是为什么吗?”他向观众提了个问题。

    田二卫说,这是因为古人相信灵魂会从头顶出入,因此特意留了一扇“方便之门”。 

    长江日报记者王震 通讯员丁燕  

 

责编:宗晓斌

上一篇:市博闭馆一年后全新开放 再绘武汉3500年历史浓墨画卷

下一篇:市博闭馆一年后全新开放 再绘武汉3500年历史浓墨画卷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