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珍贵的高考老准考证!第一次失利进了部队,第二次进了武大

吴正卓的准考证照片记者贾代腾飞 翻拍

长江日报融媒体6月5日讯(记者贾代腾飞 )5日,57岁的吴正卓,小心翼翼地从一个斑驳泛黄的相册里,取出两张准考证。那是1978年和1985年,他两次参加高考后,细心保存下来的证明。轻轻摩挲着准考证上黑白登记照守住的青葱岁月,吴正卓思绪飘向了远方。

1976年,十年浩劫结束前,吴正卓进入高中学习,1978年,他成了恢复高考后的第二批考生。在当年特定的社会环境下,很多同学的基础不牢,不敢报名参加考试。虽然吴正卓对自己也没太大信心,但不尝试就放弃不是他的性格。住在京汉大道旁铁路边的他,时常伴着“哐当、哐当”的火车声复习,家里停电后,就借路灯的光看书备考。

放榜的日子到了。那时候自己查不到分数,老师转告他,挺可惜,差几分就录取了,明年再考吧。落榜的吴正卓被下放到了洪山区马鞍山大队。1978年10月,部队到地方招兵,正在田间干活儿的他,被老师叫了回去。12月,吴正卓成了一名光荣的地对空导弹兵。

部队是个大熔炉。到部队后,精密的导弹技术,让吴正卓感叹自己知识太落后。由于勤奋好学,吴正卓升任了班长,还成了连队的文书。“这也算是一种倒逼,整个连队的文字工作都交给我负责,不学习干不好工作。”

吴正卓的部队,驻扎在中越边境线上。那时学习资料少,不战备时,他就搜集报纸看,两本《毛泽东著作选读》和《马列著作选读》,都快被他翻烂了。1982年,一次夜间巡逻时,吴正卓被榴弹所伤,第二年退役离开了部队。由于当时保密条例的限制,父母一直不知道他是什么部队,当的什么兵。直到这段资料解密后,2011年父亲去世前,他才告诉了父母。

1983年,回到地方的吴正卓,被分配到了公汽二厂。不久后,他被抽调到了“治理黄孝河指挥部”干宣传。“我明显感觉自己的知识脱节了,跟不上形势”。吴正卓说,当时整个社会掀起了读书热,书店里很多当时看不到的书都上架了,还出现了补习班。

当年高考失利,一直萦绕在吴正卓心中。以前可以怪环境不好,现在有了学习条件,还等什么呢?吴正卓花了20多元钱,报了一个成人高考补习班,那是他大半个月工资。

吴正卓至今记得补习班第一节课时,窗外下着鹅毛大雪。老师随口念了一首打油诗:江山一笼统,井口一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下课后,吴正卓恰好看到一只白色的狗从他身边经过,跟诗中描写的一模一样。“那时我才真正体会到文字的精妙。就像我从前知道祥林嫂,但祥林嫂到底是什么性格,却说不清楚。知识不扎实,要学的东西太多太多。”

经过一年的准备,1985年,吴正卓在成人高考中,考上了武汉大学新闻干部专修科。2007年,吴正卓的女儿参加高考。临考前,他告诉女儿,父亲那个年代,环境不好,很多人没文化,扁担竖起来是一,横过来也是一,两根扁担在一起就是二。现在环境变了,学习条件好,只怕自己不愿学。

对于两次参加高考的感受,吴正卓把它融进了这么多年对生活的感悟中:我并非要取得多好的结果,但一定要经历过……

责编:汉网

上一篇:你闯过红灯吗? 调查显示仅31.8%受访者从不闯红灯

下一篇:90后小伙接管家族企业财务 侵占2200万元打网游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