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厉害的基金经理都跳槽,剩下的基金经理在踩雷,兴全基金怎么了?

原标题:厉害的基金经理都跳槽,剩下的基金经理在踩雷,兴全基金怎么了?

从2017年初,兴全基金领路人杨东的离开,到2018年伊始,傅鹏博、吴圣涛等基金经理的相继辞职,兴全基金似乎一直都处在“缺人”的状态。而这种状态,也反应在了兴全基金不断踩雷与今年上半年差强人意的业绩综合表现中。

刚借壳上市不久的领益智造,11亿预付款没了着落,股价大跌,却苦了一众领益智造的投资者,其中便包括前一段时间频频踩雷的兴全基金。

截至7月19日收盘,领益智造收于3.94元,而近5个交易日,该股的跌幅已经超过了26%。

而截至2018年第二季度末,兴全有机增长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共持有4185.5万股的领益智造股票。如仓位不变,仅上周五至本周四的5个交易日,该基金就损失了近6027.1万元。

而在此之前,兴全基金更是因为重仓黄河旋风、退市吉恩、白云机场、中兴通讯和东江环保等而损失惨重。“以前的公募基金佼佼者,也许要变成今年公募基金的踩雷王了”,近来很多业内人士均如此表示。

在频频踩雷暴跌股的同时,兴全今年开年的“爆款网红”兴全合宜更在上市后的三个月内,净值急速下跌。除此以外,兴业基金年初至今更是有两名明星基金经理,傅鹏博和吴圣涛分别离职。今年年初,东方资管的投资教父级人物陈光明准备自立门户之时,媒体称陈光明或将带走一名兴全大将,说的正是傅鹏博。

再踩黑天鹅领益智造,兴全今年暴跌股遇不断

领益智造因为11亿元预收款或将打水漂,而在本该收获重组利好之时,吃到了两个跌停。兴全有机增长混合更是或因此,蒙受6000万元的损失。而这只兴全有机增长混合,今年来的涨幅更为-17.61%,位列同类基金的2475名。

根据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兴全基金目前有27只基金,其中有5只货币基金,2只股票型基金,13只混合型基金(A、B份额分开计算),7只债券型基金。

根据资料显示,兴全基金的13只混合型基金中,近6个月仅一只基金净值涨幅为正:兴全商业模式优选混合(LOF)涨幅为11.87%。近6个月内,除了兴全成长混和净值的跌幅超过10%,更有兴全沪深300指数(LOF)、兴全合润分级混合、兴全绿色投资混合(LOF)、兴全轻资产混合(LOF)、兴全新视野定期开放混合型发起式等6只混合型基金净值跌幅超过10%。

截至2018年第二季度末,兴全基金的非货币基金规模数据,也自2017年第二季度来首次出现负增长。兴全基金2018年第二季度的非货币基金规模较上一季度减少了7.45%。

除了市场环境的变化外,也许兴全基金屡屡重仓“黑天鹅”,才是兴全基金各只基金收益率下降的重要原因。

6月25日,东江环保因为江西子公司造假而被央视点名批评,其股价当天便遭遇跌停,而在随后的3个交易日内,股价又大跌逾2成。截至一季度末,兴全趋势投资混合和兴全新视野兴灵活配置两只产品合计持有东江环保2954万股。兴全趋势投资混合在6月25日及之后的3个交易日内,净值“闻声”下跌近5%。

而上文提到的兴全趋势投资混合,更是重仓了另一只暴跌股黄河旋风。4月26日,黄河旋风发布了一则关于“子公司失控”的公告,此后黄河旋风的股价便经历了腰折。而在2018年第一季度,兴全趋势投资混合增持了269万股的黄河旋风股份,除此以外,兴全基金的另一只基金兴全新视野灵活配置更是在2018年第一季度成为了黄河旋风的新进股东,位列十大流通股东第六位。因此,兴全基金仿佛成了黄河旋风的“接盘侠”的玩笑话一时间在业内传开。

相似的事情也发生在白云机场身上。6月15日,白云机场因取消民航发展基金返还计入企业收入,市场预测白云机场2019年或将减少7亿元的净利润。白云机场的股价也因此在6月19日和6月20日遭遇连续两个跌停。

而兴全合宜位列白云机场十大流通股东第三位,持有约5579万股,也因此而损失惨重,仅仅6月19日和20日的两个跌停,使得兴全合宜在持仓白云机场上浮亏近2亿元。

网红爆款也踩雷,明星基金经理半年走了俩

成立于2003年的兴全基金,一直被誉为公募基金业界良心。此前离职的原总经理杨东更是在高点屡屡劝说基民们赎回,其也因此为兴全基金赚足了人气,但是杨东却选择在2017年年初离职。其后的2018年初,兴全基金发行了一款爆款基金,却开始让基民们感受到了寒冬。

1月16日,兴全基金旗下的兴全合宜混合正式发行,发售当日便募集了327亿元,并宣布了提前结束募集。这只爆款基金也是杨东离职后,兴全基金发行的第一款权益型基金,但并没有延续兴全基金此前控制规模的传统,亦没有采取配售或者限购措施。4月23日,兴全合宜混合在深交所上市的第一天,盘中便一度触及跌停,最终以7.52%的跌幅收盘。

300多亿的规模确实对基金经理的操盘要求更高,兴全合宜的基金经理谢治宇此前管理的兴全合润分级混合的基金规模约为50亿元,而此次的兴全合宜的规模是兴全合润的6倍多,基金规模急速扩张,超出了基金经理自己管理的能力圈,最终很有可能是以牺牲收益率适应规模的扩大。而在近三个月内,兴全合宜就踩了中兴通讯、白云机场、隆基股份等众多暴跌股。

截止7月19日收盘,兴全合宜的单位净值为0.9220,近三个月的收益率为-4.76%,对比同业平均的-2.9%的收益率,差距较为明显。

而谢治宇管理的另一只基金,兴全合润分级近3个月的收益率也仅为-4.6%,远低于行业平均。

也许随着兴全基金杨东时代的逝去,不仅是爆款基金业绩不尽如人意,兴全基金的基金经理更是在半年内有连续两位离职。

2018年3月21日,兴全基金发布了《关于解聘副总经理的公告》,宣布兴全副总经理傅鹏博因“个人原因”离职,正式离任时间为2018年3月21日。此前傅鹏博管理的唯一一只基金兴全社会责任,将由董理接手。

傅鹏博有近25年证券从业经验,更是从2008年便加入兴全基金,是兴全基金的一代老将。傅鹏先后担任兴全基金管理部副总监、兴全社会责任兼兴全绿色投资(LOF)基金经理以及研究部总监。

傅鹏博此前管理的兴全社会责任,更是我国的第一只社会责任基金,其担任基金经理的九年时间里,任职回报率更是高达427.22%,资产规模也从一开始的13.88亿元攀升至86.32亿元。而在傅鹏博2017年年底将兴全社会责任交由董理管理之后,该基金业绩便开始下滑,今年以来的收益率为-11.12%。在3月底傅鹏博离职后,很多投资者更是选择赎回这只基金,至2018年6月30日,该基金的规模已经下降到了50.71亿元,从顶峰时减少近30亿元。

就在傅鹏博离职不到4个月的时间,兴全基金又一明星基金经理吴圣涛选择离开。7月12日,兴全基金发布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宣布吴圣涛卸任兴全商业模式混合(LOF)。

吴圣涛自2012年加入兴全基金,同年12月份开始担任新发基金兴全商业模式优选混合基金经理。吴圣涛管理的兴全商业模式优选混合基金,在其任职的5年又205天内,业绩也十分突出,任职回报率达到了163.46%。

2017年原先兴全基金的掌舵人杨东离职自己创办私募基金后,兴全基金曾经的业绩便开始走下坡路,今年离职的两位大将,傅鹏博先前就被媒体传出将和陈光明共同成立睿远基金,吴圣涛本人也表示有可能自己做私募。

责编:汉网

上一篇:327亿美元营收助力雪松控股成功登榜世界500

下一篇:商务部:上半年网络零售额同比增30%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