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乐视的复牌与孙宏斌的遗憾:“撒币”们的轮回

原标题:乐视的复牌与孙宏斌的遗憾:“撒币”们的轮回

作者:格隆汇·自杀小队

江湖上一直有一个说法,好兄弟是什么?

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赃。

然而,时代在飞速的发展,好兄弟的文化内涵还是要与时俱进,最近的一幕幕,都揭示了在新的形式下,好兄弟的新定义:

一起撒过币,一起扛过雷(还债)...

能够在大开大合的历史进程中屹立不倒,大佬之所以是大佬,除了商业能力,更重要的是演技!

万达的王老板,拍着胸口说:“今天我可以在这里负责任地说,万达集团在全球绝不会出现任何信用违约!万达30年没有出现一起信用违约,我们把信用看得比资产、利润更重要。”

海航的陈老板,云淡风轻的表态:资金流动的问题的确存在,加上外部环境变得复杂,中国经济从快速向中等速度转型,这些都对集团进行新的融资产生影响。但自信能够处理好,能于今年内继续得到银行和金融机构的支持。

乐视的贾老板更简洁,就一句:我会负责到底。

人生如戏,全凭演技,乐视复牌在即,今天融创的孙老板又出了金句:

投资者提问:孙总,乐视网如此严重的关联交易,投资之前的尽调是否知情?对于乐视网的未来,孙总是不忘初心,敢叫日月换新天,还是认赌服输,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呢?

孙宏斌:对关联交易知情。但错判之处在于,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时至今日,翻过车的老司机再翻一次车,那就只能得出两个推论:

1)贾会计的会计水平比孙老板高;

2)贾老板的演技比孙老板好...

也许贾老板这些技能点都比孙老板强,但是架不住孙老板大起大落过,心态好,用他的说法是:逆境是衡量一个企业家最重要的东西,很多人到了逆境就不干了,有些企业家,像我,顺境在干,逆境的时候浑身是劲。

只是不知道这次乐视的坑,他还够不够劲...

一、一起撒币的日子

今年开年最火的风口就是直播答题,最热的词就是:“撒币”,又让我想起被2015年那波A股大牛市“撒币”统治的恐惧...

“大撒币”时代,从2007年末到2017年一季度末,A股上市公司商誉总额从419.41亿元上升到11356.58亿元,10年间增长了25倍。其中,2014年之后的增速开始放大,增长势头最为明显,2015年一年的商誉总值将近翻倍增长,不看价钱的买、买、买就是当年最炫酷的节奏。

贾老板也好,乐视也好,不是一个个案,而是一个“伟大”时代的缩影,它只是那个时候躁动的欲望的放大器,投资者随便投随便赚,上市公司随便融随便搞,有有故事的导演,也有满座的韭菜,这才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戏,物是人非,可以从一个公开可查的事件来切入,看乐视当年的“撒币”到了什么地步...

彼时乐视最风光的时候,乐视整体的势头向上猛冲,不顾商业常识的负成本的定价让硬件营收迅速扩大支撑故事,新介入的手机板块也在快速放量,眼光就看上了当时依然有点江湖地位的:中华酷联中的酷派集团(2369.HK):

2015年6月,贾跃亭以LMHK的名义以3.508港元/股买入约7.8亿股酷派集团的股份,耗资27亿多港元,当时可是港股疯牛行情,乐视居然还在这种价格的基础上溢价买...真的是够有钱任性的,在这种价格面前,难怪东莞没有爱情...中间有一次供股,20供3又花了1.28亿港元,到2016年8月,再以1.9港元/股的价格增持酷派集团,增持金额达10.48亿港元,增持后成为酷派集团最大单一股东,持股比例升至28.83%,累计在酷派上投了39.13亿,平均成本2.7元/股。

彼时的酷派已经和360搞合资公司一起做手机,这种土豪“撒币”挖翘脚的事情商业上无可厚非,只是道义上很可圈可点,逼得嘴炮之王周鸿祎来了一句:东莞没有爱情,在我背后捅刀子是试图screw我,我的原则是一定fuck回去...结果,他在开心的倒腾着360回归A股的时候,酷派就原地爆炸了,财报发不出来,2017年3月停牌至今...

10月17日,酷派公告引入深圳星河地产控股公司,共同开发酷派信息港三宗土地。而后又宣布向中洲企业有限公司成功发行可转股债,获得5.82亿港元(约合4.95亿人民币)经营性资金。果然,与乐视一样,只有房地产商才能救中国...

2017年1月4日晚间,贾跃亭旗下的LMHK抛售了酷派8.97亿股(占比17.83%),作价0.9港元/股,成交总价约8.08亿港元,接盘方为威日创投,几日后,1月11日,LMHK出售所持公司5.51亿股份(占总股本的10.95%),认赔清仓走人,第二笔没有披露价格,假如按第一笔的价格来算的话,乐视在酷派上亏了66.6%,折合26.1亿港币。

即使不看这个deal做的对不对,就看那个不问价格直接扫的气势,结局都只是迟早的事...乐视复牌在即,之前公布了2017Q3的数据,营业收入约为60.95亿元,同比下降63.67%,归属股东净利润亏损约16.52亿元,预计公司2017年全年归属股东净利润为亏损。

大洗澡开始,在Data science里有个最底层的逻辑:Garbage in, garbage out,垃圾数据最终也必然只会出垃圾结论,回到乐视的事件,被贾会计精心调整过的财报,你和它过不去干什么?会计做到后面不是科学,是艺术,就算你把手法看出来了又怎样?你怎么知道真实的数据么?孙老板就算看了内部账,也玩不过,你凭什么拿着粉饰过外部账看得比孙老板还清...更重要的是,现在换导演了,正在洗澡期,财报那是旧貌换新颜,你说要洗到何年何月才是个头啊...

人啊,不是谁都有个当首富的爹,“撒币”这事,不是你想撒,想撒就能撒的...

二、一起抗雷的日子

用《古惑仔》里面靓坤的话来说:“出来混,有错就要认,被打要立正”。

在房地产的钻石时代,从不激进的孙宏斌也撒过币,2017年1月150.4亿撒给乐视介入了上市公司、手机、影业这三个当时质地相对较好的资产,后续也通过债权给上市公司输血,7月,以438.44亿元收购万达十三个文旅项目的91%股权,并由交割后项目承担现有全部贷款约454亿元。

都说盈亏同源,很多东西都是一体两面的,如果孙老板不激进,就不会猛上一波杠杆在万达艰难的时候接了一批便宜的地,就是因为激进,所以才会为了布局进了乐视的局,当时传出融创买乐视的时候,当时就有部分融创铁粉的评论是:没事,我就算全额拨备了,融创还是低估...

所以这个Flag立得漂亮,乐视眼看着要大幅拨备...融创也把低估的价值兑现了...

所以啊,孙老板好好炒房就好了,搞互联网干啥呢...

2017年9月,在业绩会上,当提及入股乐视一事时,孙宏斌还能瞬间“哽咽”:“去年12月如果我不投老贾,那乐视就死了,我就得帮他,我得一直帮他。我一直说人要心怀善意,为什么我们在并购市场上这么牛,我们不想着害人。我是一个比较率性的人,要心怀善意,我一定要把乐视做成一个好的公司。”

当时,乐视还没盖棺定论,还有一战之力,现在已经完全变天了,IPO时问题被翻出来,重组的方案中止,监管层也对贾跃亭发函了,各路债主讨债的队伍已经排到五环去了,都已经十面埋伏了,硬抗也没意思了...

孙老板最新的表态也就变成了:我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

如此种种,不禁让人想起孙老板的好兄弟王老板的跨界之路:

1月20日,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在万达年会上反思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成立一年多来的成败时如此表示。我曾经犯的一个错误,就是给了曲德君(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总裁)太多的钱,我跟一些企业家讨论,他们说当初网科少给点钱,定个投资上限就好了。”2017年12月,万达网络科技集团从当天开始大规模裁员,据称要从目前的6000名员工裁至300名,即只保留职能部门...

互联网思维和房企的金融思维,想说爱你不容易...

希望孙老板多年以后想起这次给乐视的撒币,不会说:“当初乐视少给点钱,定个投资上限就好了。”

三、一起数板的日子

当这身白大褂出现在大众面前时,一个时代就结束了,2015年11月之后,世上再无徐翔。

2017年12月,证监会发布了2017年行政处罚情况综述,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224件,罚没款金额74.79亿元,同比增长74.74%,市场禁入44人,同比增长18.91%,行政处罚决定数量、罚没款金额、市场禁入人数再创历史新高。现在的A股,不需要徐翔,需要是价值股,需要的是慢牛,穿透到人的监管体系,想要啥,就有啥,随之而来的是2017年以沪深300为首的稳稳的幸福与创业板的一路向北。

现在的监管变了,市场也变了,A股经典的泡沫,曾经的乐视就是伟大的跨界乙肝疫苗故事的重庆啤酒(600132.SH),2011年年末,宣布其乙肝疫苗揭盲数据失败,因此其股价遭遇连续11个跌停,徐翔在24元左右第一次抄底。二次揭盲失败后,重庆啤酒继续跌停,此时徐翔在20元左右再次入场抄底。此后,重庆啤酒从底部反弹并接近翻倍,股价逼近40元,徐翔大约每股35元退出,完全不用看基本面,价格只是资金的现象,曾经的A股,这就是主流。

然而现在的局面是,垃圾是完全不存在由资金驱动的价格现象了,中安消(600554.SH)造假借壳上市遭证监会清算旧账,这一路杀下来,连个像样的反弹都没有...

2017年Q1,共有21家公募基金公司的39只基金持有乐视网股票,持股总数为2.26亿股,累计市值为31.13亿元,持仓比例为8.91%停牌期间,乐视网的估值被基金连续三轮下调,目前所有基金对乐视网的估值为每股3.90元左右,已经相当于停牌价格(15.33元/股)连跌13个跌停板了。

市场上现在很多人在讨论乐视要有多少个跌停板,多少个跌停板重要么?

一来现在已经没有徐翔之类的游资敢去开板搞波段了;二来现在的大势已经不在创业板,就算你去开板了,能逆转趋势么?最后也最为关键的是:孙老板的态度你猜不到。

如果想进,那肯定是要获得更多的股权,拿到实际的权益再做事,已经做了一次接盘侠了,难道再当一次么?要拿货,最好的当然是看着他跌,该平仓的平仓,该走人的走人,跌到绝望的时候再愉快的把货拿够继续搞,对韭当割,人生几何?

如果想退,那也不可能在这个时间点退,现在谁敢去碰乐视这个火山口?即使有,有任何可能用孙老板当年的成本接走么?就算是退,也要折腾一下,把卖相弄好了再退。

因此,无论进退,短期内孙老板是没有关心股价的动力的,甚至任由股价继续跌才是符合他的利益最大化,所以今天孙老板一改过去有信心做好乐视的表态,来了人生有很多遗憾这种暧昧的表态,不觉得很微妙么?孙老板不折腾,乐视有任何可能靠自己活过来么?

然而,孙老板都能说出:我和贾跃亭一直保持着良好的沟通,个人之间没有任何矛盾。

演技这么好,就你也想猜他在想啥?

结语:

在金融领域,每一次,都会有人说这次不一样,然而,每一次,故事的最后都是差不多...

当年有多撒币,现在就有多痛苦,曾经的乐视,适逢金融系统大跃进大放水,风头一时无两,乐视是那个“伟大”时代的“伟大”旗手,它就像一面镜子,照出了你真实的模样...

责编:汉网

上一篇:拥抱区块链思维,且看区块链风云榜大咖的论道与实践

下一篇:宋清辉解析:科菲特“半年报”未披露或致被强行摘牌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