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汉网新闻中心
联系电话:85771888—3452
 
“强奸危害性”需因人而异?
      16日,一名微博认证为清华大学法学院证据法中心主任的易延友,在其微博替李天一律师辩护时写道“替李天一的辩护律师说几句:1无罪辩护是他的权利.引述海淀检察官的说法:让人做无罪辩护天塌不下来.2未成年人受特殊保护,律师发声明要求大家遵守法律并无不当.3强调被害人为陪酒女并不是说陪酒女就可以强奸而是说陪酒女同意性行为的可能性更大;另外,即便是强奸,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
  清华教授易延友拒回应“强奸陪酒女危害较小”言论
案受害人律师:若强奸陪酒女危害小 强奸妓女难道无危害?
 
 
 
 
 
  专家分析
 
强奸良家妇女与强奸“小姐”性质一样
    律师张培鸿认为,“强奸陪酒女危害小”的表达错误,违反了人人平等的最基本法律原则。在强奸案件中,一个施暴者与受害者才是同一个范畴的关系,不能把其他的因素添加进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当前办理强奸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答》明文规定:在认定是否违背妇女意志时,不能以被害妇女作风好坏来划分。
伤害的大小难以根据职业来区分
    如果“危害性”大小可以细分,按照逻辑,是不是还可以对受害者更进一步细分?张培鸿律师指出,法律区分的是成年或者不成年的,而不会对已婚未婚、处女非处女区分。不能仅凭一个女人是“小姐”或良家妇女,就判断她实质上强奸后受伤害的程度。
 
强奸陪酒女危害小 职业分三六九等?
 
 
  各方声音
 
清华教授“强奸陪酒女危害小”的潜台词是什么?
    易教授的潜台词再明白不过:被强奸的是陪酒女子,公众用不着大惊小怪。这说法,其实是有一定市场的。总有些人喜欢把人分为三六九等。在他们看来,像李某某这样出身将军家庭的,似乎高人一等。但在尚有良知的公众看来,受害人身份再卑微,一样享有作为一个女人应有的人身自由、人格尊严。退一万步讲,即便对方是一“妓女”,都不是李某某胡作非为的挡箭牌。
笑谈清华教授强奸还分危害大小
    既然同为人,不管她从事什么样的职业,也不管处于何种地位,我们就应该表示尊重。作为我国名校的一位教授发言,应该尽量做到观点正确、措辞适当、思维清晰,否则就别发言,更别乱发言,丢自己的脸是小事,丢学校的脸才是大事。
 
李天一案将检验法律的弹性边界
 
 
  它山之石
 
美国:“强奸盾牌条款”
    1978年美国国会通过了所谓“强奸盾牌条款”,即联邦证据规则第412条规定。根据该规定,有关受害人过去性行为方面的名声或评价的证据,一律不予采纳。不论其他法律有何规定,在某人被指控有强奸或者为强奸而侵害之行为的刑事案件中,关于所谓被害人过去性行为方面的证据,尽管不是涉及名声或评价的证据,同样也不能采用。
英国:对性犯罪的指控更为容易
    英国2003年通过的《刑事司法法》,对性犯罪被害人的保护规定了更为具体的内容,肯定了对被害人性生活史的证据或者问题的限制。该规定实际上吸收了美国“强奸盾牌条款”的合理内核,使对性犯罪的指控变得更为容易。
 
各国多不以受害人的性操守做案件证据
 
    “强奸陪酒女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的论调是一种对无辜者肆无忌惮的消费,是一种对受害者践踏般无视,是一种目中无人的张狂,是一种权比法大的无知无畏。大放厥词的背后,其实是人性与理性的沦丧。
 
出品:汉网新闻中心
版权声明:汉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联系电话:85771888—3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