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第一次跑汉马,听听他们怎么说

第一次跑汉马,听听他们怎么说

记者任勇 摄

长江日报融媒体4月12日讯(记者张琳)12日是汉马领取参赛装备的第一天。早上8时刚过,汉阳国博中心B6馆门口就排起了队。全都是赶来领取参赛装备的跑者。9时,队伍已经变成了长龙,拐了好几道弯。9时30分,B6馆准时开门,2018汉马参赛装备正式开始发放。当第一批选手跑进巨大的展馆时,馆内恭候许久的数百志愿者全体起立,鼓掌欢迎。2018汉马也进入了最后三天倒计时。记者在现场随机采访了几位刚刚领完装备的跑者,巧的是,他们今年竟然全都是第一次参加汉马。他们不无期待的表示:“第一次跑汉马,一定要跑出不一样来。”

第一次跑汉马,听听他们怎么说

记者任勇 摄

襄阳瑜伽教练,儿子发大红包祝贺中签

53岁的杜桂荣来自襄阳。从湖北化纤厂退休后,从年轻时就喜欢参加体育锻炼的她成为了一名瑜珈教练。去年,她在襄阳参加了当地举办的马拉松赛,就彻底爱上了这项运动。

“瑜伽是一种修行,马拉松其实也是一种修行。两个运动从精神内核上是高度一致的。”杜桂荣说,“而且如今人们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对健康和精神方面的追求也越来越高。瑜伽和马拉松正在成为一种时尚。我的学生还有朋友里,好多人都在同时参与这两项运动,我当然不能落后。”

去年汉马杜桂荣也了报名,但没有中签。今年运气好,中了一个健康跑。“开心得不得了。我儿子还在手机里发了一个大红包表示祝贺。”她说。

跑马拉松最大的益处是健身塑形。虽然年过半百,但看上去,杜桂荣无论是容貌还是身材都要年轻许多。“是啊,坚持锻炼的确让我的身材保持得不错。其实我觉得,跑了马拉松后不光是外在,包括内在的精气神都要好许多,能找到许多积极乐观的正能量。”

“今年不光要好好体验一下汉马的魅力。”杜桂荣表示,“我知道跑马拉松赛前准备和赛后放松很重要。今年比赛结束后,我还愿意在终点为其他选手做点服务,如果他们愿意,我可以教他们用瑜伽的方式进行调整恢复,避免受伤。”

理工大博士生,顺利完赛就是成功

谢逸今年37岁,目前正在武汉理工大学计算机专业攻读博士学位。读博前,谢逸在湖北师范学院任教。但高校任教对学历要求颇高,于是几年前他主动离职攻读更高的学位,开始了人生又一场新的“马拉松”。

坚持长跑十几年,正式马拉松也跑过六场。但今年却是他第一次跑汉马。“汉马的签真是太难得中了。”领完参赛包谢逸这样说,“今年本来又没中,后来还是朋友拿了一个赞助商名额,我这才有机会参加。”

谢逸参加的第一场比赛是2016年的黄石半程马拉松。“用我们朋友的话说,就是‘入坑’了。也就是上瘾了。”谢逸笑道,“相信好多人都有同样的感受。跑过一次马拉松,就再不会轻易放弃。”

“跑马的过程是无比辛苦的,身体的劳累,肌肉的酸痛,精神的折磨……但当你冲过终点那一刻,所有这一切都变得无足轻重了。满心只有幸福和快乐。”他说。

上个月底,谢逸刚刚参加了重庆马拉松比赛。“成绩是3小时28分多。这个成绩很不理想,对我来说等于是跑崩了。”谢逸回忆道,“重庆那次天气不好,开始很闷后来又下雨,没发挥好。希望这回在武汉能好一些。当然,我也不想给自己太多压力。顺利完赛就是成功。”

自由摄影师,要在汉马秀出自我

B6馆的东风雷诺展台有一面巨大的“2018汉马选手专属姓名墙”,上面密密麻麻刻满了24000个姓名,每个参赛者都能从中找到自己的名字。

第一次跑汉马,听听他们怎么说

陈波娜在姓名墙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记者喻志勇 摄

“哇,找到了,在最上面,好高哇,手都够不着。”找到自己名字的陈波娜非常兴奋,她跳着用手指给朋友看。29岁的她是一名自由摄影师,去年在“年味新洲”摄影比赛里拿到了铜奖。前两届汉马她也“参与”了,不过身份是摄影师,到现场是为了工作,今年她拿到了一个半马名额。

“我很喜欢健身,像瑜伽呀,舞蹈呀都能来一下。”她说,“不过现在我最喜欢的就是跑马拉松,我加入了一个跑团,他们让我当团长。原来武汉的球迷‘铁喇叭’知道吧?他就是我们团的。”

“马拉松之所以吸引我,一个是因为它是一个全民参与的项目。每年汉马多少人参加,路上跑的几万人,跑边看的几十万,这种氛围没有什么体育项目能比了。再一个,它是一个能够秀出自我的舞台。”陈波娜说。她翻出手机上的照片。照片上她与队友们身穿类似芭蕾舞者的短裙,摆出跳芭蕾的动作。“15日的比赛,你们可以看到我们跑团的女生基本都是这个造型。男生们说不好意思穿,我还在游说他们。你可以想象一下,铁喇叭穿着这身衣服跑在汉马赛道上会是什么样?那绝对能跑出不一样的效果。”她调皮的说。

 

责编:申燕伟

上一篇:武汉“建桥国家队”再破世界纪录

下一篇:武汉“花痴”大学生校园种花400多品种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