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支平均年龄64岁的黄梅戏业余艺术团火了,赶演出乐在其中
2019-02-14 20:18:58 来源:汉网

长江日报融媒体2月14日讯(记者田巧萍)13日上午,洪山老年大学黄梅花开艺术团的部分团员早早赶到学校,为正月十三(2月17日)的一场黄梅戏专场演出作准备。

武汉的老年大学从元月一日开始放寒假,但对于平均年龄64岁的黄梅花开艺术团来说,寒假是没有的,因为春节前邀请他们演出的单位太多了,隔天就要演出一场。在其他老年大学学员过寒假的时候,这个艺术团光是喜庆的《女驸马》就演了10多场。

元月21日,黄梅花开艺术团集体赴黄陂演出。随后,团员们回到各自的社区,以个人的身份参加社区或者单位组织的春晚,最晚的一场演出是元月28日,农历小年那一天。

“还有很多演出邀请我们推掉了,时间排不过来!”昨天上午,艺术团团长、今年68岁的王和平告诉武汉晚报/长江日报记者,到老年大学来要节目的大多点名要黄梅戏。感觉黄梅戏近年来又火了起来。

这支主要由退休医生、退休工程师、退休教师、退休干部组成的业余艺术团,是怎样练成的呢?

三个黄梅戏班班长,最年轻的68岁

黄梅花开艺术团是洪山老年大学的二级课堂,团员全部是洪山老年大学的学员,学员绝大多数是退休的医生、教师、工程师和机关干部。先来看看他们的年龄和实力:

张红兵,73岁,洪山老年大学黄梅戏唱腔二班班长,武汉市黄梅戏协会副会长;

余沅华,74岁,洪山老年大学黄梅戏身段班班长,武汉市黄梅戏协会理事;

王和平,68岁,洪山老年大学黄梅戏唱腔一班班长,武汉市黄梅戏协会理事。

问及他们学黄梅戏的起始时间,除前年才入学的45岁的李燕娟外,全部都是在退休后带完了孙子上了老年大学后,从零开始。

张红兵回忆说,1956年,她10岁,爸爸妈妈带她到剧院看了一场黄梅戏《天仙配》,从此,黄梅戏就在她心底扎下了根。

2007年秋季开学,洪山老年大学开办了黄梅戏班,张红兵的孙子也进了幼儿园,时年61岁的她开始给埋藏了51年的种子催芽——从零开始,学习黄梅戏。

一招一式练身段,一字一句学唱腔。张红兵坚持学习黄梅戏已经12年了,是洪山老年大学学习黄梅戏时间最长的人。

肿瘤手术10年后,女声变男声

1976年,25岁的王和平结婚后住进了汉正街的婆家。老的汉正街不远处,有三曙与和平两个剧院,剧院里多数时间唱戏,京剧、楚剧、汉剧、黄梅戏轮流演。王和平的婆婆是黄梅戏的铁杆粉丝,只要演黄梅戏,就拉着王和平一起去看。

戏听多了就会哼了,质检员王和平就这样被婆婆影响成了黄梅戏的票友,她唱花旦。

2003年6月9日晚,王和平在医院唱了一晚上的黄梅戏,第二天她就要接受扁桃体肿瘤摘除手术。术前谈话时,医生告诉她,手术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声带,手术后她这辈子不可能再唱黄梅戏了:“唱吧,唱吧,过最后一把瘾!”

王和平的声音在手术后完全变了,变得低哑。每当她在老年大学经过黄梅戏班教室时,总觉得心里有个洞需要填满。

2013年,已经手术10年的王和平鼓足勇气找到了黄梅戏唱腔班的老师、70岁的陈学铭老先生:“您看我到底还能不能唱”。陈老师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渴望,对她说:“你唱几句我听听看。”

“你可以改唱老生试一试。”陈老师听王和平唱了几句,说出了这句话。那一天,王和平兴奋得走路都是轻飘飘的。

被判“一辈子不能再唱戏”的王和平重返了舞台。2016年,洪山老年大学成立“黄梅花开艺术团”,已经65岁的王和平任团长。她带着这群平均年龄64岁的老人,进社区、进高校、进机关,送戏下乡,每年大的免费演出超过50场。

74岁,成了丫鬟专业户

74岁的余沅华被团友们称为“丫鬟专业户”。在中国古装戏中,丫鬟是活泼、灵巧的代名词,余沅华个子娇小,很是适合,于是她在团里固定演丫鬟。而她也乐于演好每一个丫鬟,甘当配角。

72岁的张宝珠,2007年将孙子送进幼儿园后,开始学黄梅戏。她演的总是男一号——她唱的是小生,董永、牛郎、周瑜、李时珍是她在黄梅戏里扮演过的角色。

一群学戏时间最长12年的老人、一个成立才两年多的艺术团,在这个春节成了抢手的剧团。出名的背后却是她们艰辛的付出。

上学的日子,每周一、四上课,每周二、五排练,一周七天有四天都在为演出作准备。54岁的李爱姣说,喜欢黄梅戏,学起来就特别投入。学习身段时,每天睡觉前就要像过电影一样把老师教的过一遍,过流畅了才敢入睡,如果哪里断片了,就爬起来看视频,再过一遍,直到顺畅了为止。

张宝珠说,喜欢啊,洗衣做饭时也是在听在唱。听了唱唱了听,到公园里游玩也会边走边唱,黄梅戏就像是生活的一部分。

寒暑假外出演出,那种苦是旁人难以看到的。

因为黄梅戏化妆复杂,如果演出在下午,中午饭注定吃不成了;

去社区大多是露天演出,候场时,注定是要挨冻或挨晒的;

演出都是免费的公益性的,注定有自己掏钱的时候;

演出时间一到,家里再大的事也要放下,演出就是最大的事;

……

68岁的江金华说,黄梅戏好唱好听好看又好学,学戏给自己退休生活增添了很多乐趣。退休后大把的时间给了学戏唱戏,由此还结交了很多朋友,晚年生活过得十分丰富,自己开心,还服务了社会。

这个剧团的老人们学戏时,传统的黄梅剧沦为小众剧种,她们坚持学习,自娱自乐。这两年,喜欢黄梅戏等传统戏剧的人多了起来,她们于是有了四处演出的机会,在不知不觉中火了起来。

责编:宗晓斌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