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工资被拖欠,工人秦岭国家植物园内打地铺



  28日,多名被欠薪的农民工打进华商报新闻热线说,“2年间,我们50多名工友的工钱一直被拖欠,共有百万元,希望能帮我们要回。”
  工钱被拖 近10名工人秦岭国家植物园内打地铺
  据李姓工头称,2014年10月至2016年9月间,他先后召集了150多位工人来秦岭国家植物园干活,目前被欠薪的约有50余人。
  “我们主要负责修路、栈道等,2年间总共修栈道、桥、台阶路约11公里。山上条件差,还常有野生动物出没,工人都说是在拿命修路。但即使这样艰苦,工资还是被拖欠了2年之久。”他说,“工钱拖欠最多的工人有16万之多。”
  28日下午1时许,秦岭国家植物园的办公区内,华商报记者看到近10名讨薪工人在楼梯间内打地铺休息。一名工人说,“我们干得都是苦力活,都是工友之间相互传话,现在都2年过去了,工钱要不上,这让我们以后还咋混。”
  被拖欠5万多元的商洛杨峪河镇金鸡村人张瑜兴,是贫困户。“我是焊工,修栈道时拴着安全带拿命焊,要是知道工资这么难要,我坚决不干。今年我女儿考上了延安大学,本来是件高兴事。可我一看学费8千元,想着还得给娃带点生活费,但我拿不出啊。我一定要把这工钱要到。不然我绝不离开。”


  施工单位一负责人电话回复马上来 1小时后还未露面
  据李姓工头称,他们从施工方中南实业有限公司承包的活,今年来已多次向该公司讨薪,但总答复下个礼拜解决。
  “我都记不清有多少个下礼拜了,反正大半年过去了,钱一点儿着落也没有。”李姓工头说,“27日,一名施工方的负责人再次回复说,让我们再等10多天,等工程款到了就给我们结清。但我真得等不起了,9月份是开学季,有工友家中有要上学的孩子,学费至今还没着落。”
  28日下午1时许,华商报记者联系中南实业有限公司负责处理此事的尚经理,对方在电话中回复说,“我出去吃饭,几分钟就回来。”但记者等待近1个小时后,该尚经理仍未露面。
  直到下午3时许,华商报记者离开时,该尚经理也未露面。施工方另一负责人的电话也一直无法接通。
  秦岭国家植物园负责协调此事的徐处说,“目前,我们已给施工单位结清工程款。但施工单位和承包人间的欠款数目有争议。28日上午,施工单位的负责人一直在协调此事,施工方给出的欠款数目为150万,承包人则为270-280万。”
  李姓工头说,“280万元中,有150万元的工人工资,还有130万元的材料款等欠款。”


  周至县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将协调此事
  28日下午,华商报记者致电省劳动监察局,局长唐善武回复说,“因工钱拖欠时间较长,可能涉及问题较为复杂。劳动监察实行属地监管,建议先向当地劳动监察部门反映此事,我们会密切关注此事。”
  随后,华商报记者致电周至县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工作人员记录了相关情况及工头的电话,并回复说:“29日工人们先来我们办公地反映此事,我们会立即调查协调此事。”
  华商记者 付启梦/文 强军/图


  【编辑:朱曦东】

(长江网)

责编:汉网

上一篇:涉黑组织"占地"招募女性卖淫:学生都知道

下一篇:女童处女膜破裂称被老师打屁股,监控缺失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