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联璧风暴:京东、斐讯能否独善其身

联璧和斐讯,一家是投资理财平台,一家是路由器、体脂秤和电视盒子等智能产品提供商。

这两家表面看起来毫无关联的公司,却因为联璧的出事,成了“命运的连结体”,相关部门正在调查之中。  

7月17日,上海松江区广富林路4855弄,联璧电子科技大厦,大门紧锁,人去楼空好不冷清。

“这里已经被封掉了,公司骗钱,之前有很多人找过来。” 门口,一位保安人员指着门上的公告纸说,这是为联璧投资者前来咨询用的,上面是报案地址及相关派出所电话。

不到4公里处的思贤路上,斐讯总部大厦却是另一幅景象。

《国际金融报》记者到达时已经接近傍晚,斐讯大厦已是灯火通明。安保相当严格,仅在其文吉路大门,就有4名保安人员严密把守,盯视着每天进出大楼的车辆和个人。

联璧和斐讯,一家是投资理财平台,一家是路由器、体脂秤和电视盒子等智能产品提供商。

这两家表面看起来毫无关联的公司,却因为联璧的出事,成了“命运的连结体”,相关部门正在调查之中。

联璧之所以出事,与斐讯合作演绎实体+金融搭售的“0元购”大戏有关, 而在京东、苏宁等电商合作伙伴的助推下,这场大戏达到了高潮。

之前,双方合作颇为愉快,一切似乎顺风顺水,直到一个月前,有投资者发现,联璧金融出现兑付困难,“联璧+斐讯”的二人转剧情突变,玩不下去了。

目前,该案件已被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经侦支队立案,处于调查取证之中,联璧被查封,而涉事企业包括斐讯、京东、国美、苏宁和三大运营商等都表现出谨慎的态度,“0元购”活动也在这些平台被相继撤销。

近日,《国际金融报》记者经过实地走访调查发现,虽然目前只有联璧涉案,但其他相关方在此事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是否需要承担部分责任,是目前踩雷投资者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

此外,联璧和斐讯等企业之间错综复杂的利益关联也逐渐浮出水面。

  联璧“爆雷”

  涉案金额多大?

联璧“爆雷”事件已经过去了28天。

6月21日下午,上海联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15名主要高管被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经侦支队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正式宣告着联璧金融的崩盘。

事件的发生要追溯到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推出的“0元购”活动。

该公司是上海一家电子数码企业,主打路由器、体脂秤、智能音箱、电视盒子等电子通信类产品。自2016年起,斐讯开始联合京东、苏宁、国美和三大运营商等推出“0元购”营销活动:购买斐讯产品的消费者可通过上海联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联璧金融APP全款返现,每个消费者享有一次免费激活K码的机会,但如果再次参与“0元购”,则必须在联璧金融平台上进行投资。

这样的销售方式,促使联璧金融获得了大量投资,斐讯的产品销售也迅猛飙升。

斐讯官方网站数据显示,斐讯路由器在今年6月1日至6月18日期间共实现7.1亿元总销售额,销售总量达到72.2万台,而在6月18日当天,斐讯京东旗舰店的销售额突破1.7亿元,产品销量突破16万台。

但也就在次日的6月19日,投资者陆续发现联璧金融出现兑付困难,定期投资及活期存款均无法提现。

多名投资者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恐慌情绪在那时候开始出现并迅速蔓延,“但更加没有想到的是,6月21日联璧就被立案侦查了”。

“爆雷”来得猝不及防,这对投资者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我所有的家当全部投在里面,一共100多万。”一名投资者李铁(化名)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在记者加入的一个河南群里,投资者的投资金额从几万到几百万元不等,据群主介绍,仅这一个群的涉案金额就高达5000多万元。

王海(化名)是其中一名利益受害者,他从2017年10月,通过京东接触到联璧金融,随后相继开启投资,陆陆续续投了活期100万元(利息7.5%),6个月定期20万元(利息10%),合计投了大约120万元。

王海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此前,河南几名投资者已经来过上海找联璧和斐讯,但没有任何收获。

根据联璧门口的公告信息,《国际金融报》记者来到谷阳北路30号松江经侦支队。据工作人员介绍,联璧金融事件专案组目前正在进一步的取证调查之中。他向记者出示了相关办案程序,如果想要报案,需要提供身份证复印件和平台账户等信息。

斐讯急撇清

  当真无关?

昔日好搭档出了事儿,斐讯第一时间“撇清关系”。

就在联璧金融崩盘当天,斐讯专门发布有关《对联璧公司事件的公告》。斐讯表示,“对参加斐讯和合作伙伴联璧营销活动的消费者,斐讯承诺已售出硬件产品的K码由斐讯负责协调第三方进行兑换。与此同时,斐讯声明,与联璧的营销合作是厂商活动,消费者购买斐讯智能硬件产品后,可自愿选择是否根据活动规则参加,与任何第三方销售平台无关。”

这意味着,斐讯将承担消费者参与0元购活动的K码兑付,但对投资联璧金融的资金概不负责。

但这样的表态在投资者看来是一种“甩锅”行为,他们质疑,“如果联璧和斐讯没有关系,那么联璧为什么要为斐讯的0元购营销活动来买单?”

针对这样的疑问,《国际金融报》记者多次拨打斐讯官方服务热线,但电话始终没有接通。

7月4日,斐讯再次发布公告后续处理措施,明确兑换K码的“第三方合作平台”为上海骏合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但消费者纷纷表示,在骏合金信开展K码激活无法通过审核,这令投资者更为光火。

在此前的多次沟通中,斐讯方面均对前来沟通的消费者强调“联璧是联璧,斐讯是斐讯,二者没有任何关联”。

7月17日,在斐讯办公楼门口,陆陆续续进出的员工们则表现得谨慎而敏感,见到记者上前,不等开口,他们便直接挥手表示拒绝。

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在联璧出事之后,斐讯内部开过员工会议,禁止员工谈论任何与联璧相关的话题,同时和员工签署了相关协议,要和斐讯一起共度时艰。

但《国际金融报》记者独家获得的一份联璧金融企业内部网页主页显示,联璧金融另一个办公地点为上海市静安区威海路777号8楼。多个内部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这里也是斐讯联合上海第二工业大学开设的另一个办公地。

7月19日下午,记者来到该地,发现此处的联璧金融办公地同样大门紧锁。临街面向马路的两对玻璃门已经从里侧上了锁链,边侧有一扇玻璃门,记者走近之后,发现墙上依旧挂了和斐讯相关的LOGO。

一位工作人员拦住记者表示,该大楼已经被封,他半个多月前调到这里来看护大楼。他说:“8楼、9楼确实是联璧以前工作的地方,这栋大楼是斐讯从上海第二工业大学租赁的,现在警方已经封锁了楼层。”

此外,涉及该事件的,还有斐讯的另一个互金合作平台——华夏万家。

多名投资者向记者出示疑似联璧金融和华夏万家的交易截图显示,他们在联璧金融和华夏万家投资充值后,结果都是到达同一账户。

其中浙江一名叫李芳(化名)的投资者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她于2018年4月27日从工商银行两次向华夏万家分别充值25024元、6800元,这些在交易明细里有直观记录。但2018年6月15日,她同样从工商银行卡往联璧金融充值1800元时,却发现到账账户和上述华夏万家账户完全一致。

针对这一情况,记者致电华夏万家官网客服电话,但一直打不通,多名投资者表示:“这一段时间以来华夏万家的电话始终打不通。”

据多名投资者介绍,7月16日,万家每天还可以提现599元,7月17日就只能提现199元,到了18日就只有99元了,投资者们对于华夏万家的担忧也在与日俱增。

《国际金融报》记者通过企查查等工具,穿透层层股权关系发现, 2017年5月26日,华夏万家发生过一次股权变更,胡迪和张九妹作为自然人股东退出,上海柏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柏雪”)和上海松崖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松崖”)以企业法人股东的名义新增为股东,但二者又在2017年7月27日同时退出华夏万家。

而天眼查显示,上海柏雪和上海松崖是上海联璧科技的股东,并且显示二者均认缴出资1666.7万元,各持股10%。

也就是说,华夏万家和联璧金融在股东层面应该存在着一定的关联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国际金融报》记者进一步发现,上海联璧科技曾对外投资过丽江瑞锦大数据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王佳彬。

王佳彬同时担任斐讯通信(南宁)有限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其法定代表人是顾云锋。顾云峰的另一个身份为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长。工商信息显示,顾云锋拥有29家公司,绝大多数都和上海斐讯息息相关。

顾云锋与资本市场上赫赫有名的顾国平(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之间的关系,也颇令外界关心。

投资者问责京东

  电商难辞其咎?

除了斐讯之外,此前给予对0元购活动大力支持的京东亦成为“众矢之的”。

记者从采访中获悉,7月10日上午,位于北京亦庄的京东总部出现了大批联璧金融投资者,他们身穿印有“京东无良商家”字样的衣服,手拿写着“还钱”两字的A4纸张,整齐划一地高喊“京东还钱”的口号,甚至称“联壁金融联合京东诈骗老百姓”。

投资者陈女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她是因为相信京东自营的品牌,才购买了斐讯的产品并参与0元购的活动。但是京东在面对投资者的诉求时,态度敷衍甚至蛮横。这让她对京东很失望。

多名投资者也表示,参与0元购活动与京东有很大的关系,“最初的时候也有点担心是否靠谱,但想到京东和它有长期的合作,所以认为值得信赖”。

一些投资者出示的疑似京东客服的聊天截图显示,在推广斐讯0元购活动时,京东客服表达过“如果他们跑路,还有京东”之类的话语,并且在问答中明确表示联璧金融是合法平台。这在很多投资者看来,是京东给斐讯和联璧做了信誉背书。

公开报道显示,此前京东和斐讯在双十一期间曾签署深度战略合作关系,刚刚过去的6·18京东购物节,斐讯产品更是销售了超过7亿元。

《国际金融报》记者就此采访京东集团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京东只是斐讯硬件的销售平台,从未与斐讯相关的互联网金融平台联璧金融存在任何形式的合作,也从未引导消费者至该平台进行投资理财。与此同时,这名负责人表示,京东已经对品牌商的营销活动进行全面排查,严格禁止品牌商在平台开展任何形式0元购的宣传和推广。

那么,京东事先是否知道斐讯硬件产品可以导流到联璧金融开展理财并进行相应的风险提示?

对此,京东没有正面回复,仅表示“目前此事已经由公安部门介入调查,我们正在配合相关部门办案,其他情况暂无更多回应”。

但投资者不以为然。

他们认为,在京东平台上,购买打上“自营”字样的斐讯产品,是基于对京东的信任。同时,此时京东等电商平台不仅是斐讯产品的销售平台,更是其“0元购”模式的导流入口,是在为P2P平台引流量和打广告。《广告法》第25条规定,招商等有投资回报预期的商品或者服务广告,应当对可能存在的风险以及风险责任承担有合理的提示或者警示。

对此,大森律师事务所律师蒋龙俊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首先要看京东和斐讯的合作关系到底是怎样,如果京东仅仅只是斐讯产品的售卖平台,那么在投资联璧金融事项上来追究京东的责任,恐怕就过分扩大了追责的范围。“在购买斐讯产品之后,是否投资联璧金融就是一个完全自主的选择行为,从法律上看,将这个选择造成的后果与京东的责任挂钩,并不合理”。

知名IT与知识产权律师赵占领认为,京东在问答回复中提到的合法平台,更多应该是指具有合法资质的平台,但具备合法资质的平台仍有可能在商业行为上做出违法之事,这种情况很常见,这是销售平台无法控制的。

但赵占领也表示,如果京东在事先没有审核卖家的身份资质,或者卖家所销售的产品明显违规,销售平台属于明知或应知却依旧开展网络交易,那么对此就要承担连带责任。

对于京东客服的聊天截图,独立财经评论员张晓峰表示,京东在这块必须要承担责任,因为这样的话语存在明显的引导功能,也产生了实际的信誉背书。不过,这个只能一事一议,“也就是说对于有过相关咨询并得到京东客服类似回复的,京东承担责任,没有类似的交流回复,则京东无需承担任何责任”。

蒋龙俊认为,在法律层面没有禁止这种模式,根据法无禁止即可为的原则,这种情况是没有问题的。从商业信誉层面而言,有些平台会选择下架这类搭售金融理财平台的硬件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淘宝上也曾开展过类似的0元购活动,但从2016年4月开始淘宝便对开展0元购的品牌商进行处罚,到2017年对其完全取缔下架。

根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从阿里方面了解到的情况,当初下架的具体原因,即淘宝平台认为销售金融理财产品需要符合国家法律法规的要求,并取得国家法律法规的资质。斐讯产品本身附带有引导、诱导消费者进行投资理财的功能,这种涉嫌搭售、变相销售理财产品的行为,违背了相关规则。

《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自联璧爆雷事件发生之后,斐讯0元购的相关产品在包括京东、苏宁、国美和运营商平台纷纷停售或下架。记者就此采访各家平台,但截至发稿,均未收到回复。

(长江网)

责编:汉网

上一篇:公益人雷闯性侵事件:举报者否认曾为恋人

下一篇:南大女支教队员被偷拍 支教队提前结束支教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