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公益人雷闯性侵事件:举报者否认曾为恋人

  近日,女孩丽丽(化名)实名举报知名公益人、亿友公益发起人雷闯性侵一事引发关注。丽丽的举报文章发布后,雷闯本人先后两次回应,一次是在自己的朋友圈,一次是对媒体。他称将辞去亿友公益负责人职务,并考虑向警方自首,承担相关的刑事责任,并称曾与举报人发展成恋人关系。

7月23日晚,举报人丽丽对外发布声明,称三年前的事件,对她个人生活的影响是深远的,她通过各种途径寻求自救,目前仍然在接受专业的帮助,在短期内无法应对众多媒体采访要求,因此在这里简单作一回应。

针对雷闯对媒体称举报人与他之间发展成“男女朋友关系”,丽丽回应道,当初一起参加徒步活动的伙伴可以证明不存在这种关系,雷闯对外强调她是“自己的妹妹”,对她则强调“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雷闯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丽丽所指的性侵发生后,二人发展成了恋人关系,也曾一起旅游,“或许站在当事人的角度,并没有认可我男朋友的身份,而是基于我们已经发生的关系,她不得不默认我这个‘男朋友’,而事实上可能在她心理也是非自愿的。”

丽丽在声明中还称,她个人保留对雷闯相关言行进行法律追诉的权利,包括刑事侵害与民事诽谤的部分,她说出此事初衷是希望他停止伤害其他人的行为,也希望探讨反性骚扰/侵害的解决办法。

早前报道:

公益人雷闯再回应性侵事件:与当事女生曾是恋人关系

7月23日,一位不具名女生发长文指控知名公益人、“亿友公益”创始人雷闯曾性侵自己。23日中午,雷闯在个人朋友圈发布声明,承认该女生性侵指控。23日下午,雷闯通过微信回复北京青年报记者,称与涉事女生当时是恋人关系。

涉事女生在文中表示,自己2015年7月参与雷闯举办的“益行去北京”公益徒步活动,在徒步接近尾声时,团队分拨进入北京,雷闯选择和她一组,并在入住宾馆时只开了一间房,雷闯曾告诉女生,“做公益的人都很穷的,大家都是这样混着开房一起睡的”。

23日下午,雷闯通过微信发给北青报记者一份自写的情况说明。雷闯在文中写到,“我与当事人的确是在徒步去北京相识。在徒步的后期,我的确对当事人产生了好感,也有一些主动表示我好感的举动,当事人并没有直接拒绝”。徒步抵达北京的第一晚,他确实只订了一个房间,并在一起住的第二日发生关系。

雷闯表示,此后他与当事人成为恋人,“至少在我看来,我们是‘恋人’。或许站在当事人的角度,并没有认可我男朋友的身份,而是基于我们已经发生的关系,她不得不默认我这个‘男朋友’,而事实上我这个‘男朋友’的身份可能在她心理也是非自愿的”。

雷闯称徒步结束后双方回到各自所在城市,但还经常通过电话联系,并且曾一起在重庆、杭州等地旅游,后因联系减少双方分开。雷闯承认,自己后来与该女生通话后得知,与她的这段经历对女生影响不小。

2015年是“益行去北京”的第3次活动,共计11人参加。23日,北青报记者联系到当年和雷闯一起参与徒步活动的龙飞,他当时负责帮团队预定酒店。龙飞表示,在整个徒步过程中,没有出现过男女混住的情况,一般定两间房,男性一间,女性一间,“都是男女分开住”。

龙飞告诉北青报记者,女生自述中雷闯曾对她做过的亲密行为自己也注意到了,但当时并没有多想,以为雷闯只是调皮,在开玩笑。团队分拨进入北京后,龙飞不再负责其他人的住宿,也并没有和雷闯住在一起,不清楚当时的情况。但他表示,徒步结束后他曾问过女生,女生明确说过和雷闯不是男女朋友关系。

龙飞记得,这个女生之前一直活泼开朗,非常乐观,经常参加一些公益活动。但那次徒步活动结束之后,通过女孩的朋友圈动向,龙飞感觉她没有以前那么开朗活泼了,“变得挺悲观,还胖了二三十斤”。大概一年前,女生跟龙飞说自己得了抑郁症,去看了心理医生,但是并没有告诉龙飞原因,龙飞也没有多问。

雷闯则在说明最后写道:“因为这中间混杂这公益、混杂着男女之前的情感。不管从道德上,还是法律上,我既然对当事人目前已经产生了很大的伤害,我愿意承担责任,不管是哪方面的。”

责编:宋清影

(长江网)

责编:汉网

上一篇:南大女支教队员被偷拍 支教队提前结束支教

下一篇:农民“久坐”公安局长办公室被错拘7日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