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月薪过万白领辞职养鸡 亏数十万拟回城上班

    6月11日,眉山市仁寿县涂家乡,唐冬在自己的农场喂鸡  

成都商报讯(首席记者 蒋麟 摄影报道)“该说再见了,我的养鸡场,猜到了这个开头,却没有猜到这个结尾……”在微信上敲下这句话之后,唐冬开始着手处理自己创办两年的养鸡场。6月12日,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等几天就准备回城里找工作。”

两年前,先后在央企、外企工作,月薪过万的唐冬怀揣着田园梦回乡创业,他的想法代表了很多上班族的心声:辞掉一成不变的工作,回到乡下或者农村老家,养鱼养鸡,潇洒悠然地打造自己的事业,度过余生。

然而,兜转一圈,唐冬回到原点,背后付出的却是两年时间、数十万资金,甚至家人的分歧……

  辞职

  “办农场是事业,做好了挣得比上班还多”

6月11日,阴。

唐冬家屋后的整座山都是他的农场,林间的鸡一见人来,四处飞散。步行期间,每一步都得小心翼翼,因为鸡是散养的,有可能将蛋产在任何一个角落。果不其然,步行五分钟,就发现有好几窝产在草丛中的鸡蛋。唐冬走过去,熟练地捡起来。

一上午忙碌,13时,天色如铅,雨大如豆。唐冬顾不上吃午饭,给客户快递的鸡和蛋需在13时30分前送到镇上的邮局,他得将一盒盒鸡蛋搬运到屋外小路的车上,几趟下来一身湿漉,脚上沾满泥浆。坐在车上,唐冬叹了一口气:看嘛,这就是现在的生活。

几米外的屋内,还挂着唐冬读书时的照片。生于1980年的他,白净斯文,2004年从四川一所石油大学化工专业毕业后顺利进入中石油乌鲁木齐分公司工作。

4年后,他离职回到四川,原因很简单,在外总有一种孤独的漂泊感。经历工作变动,2011年,他入职一家外企,月薪过万。压力之下时有同事辞职,想回家的念头在唐冬心里萌芽。

唐冬的老家,在眉山市仁寿县涂家乡,家门前有两口大池塘,屋后大山是他童年的“游乐场”。

如今,虽然上班挣钱了,但唐冬却觉得自己有点废了,未来似乎就是上班,领工资,变老……他看不到未来,总觉得生活欠缺一点什么,回老家创业念头越发强烈。但一开始,唐冬没有说服自己。2014年,他在华阳买了一套房,想让自己接受在城市上班的生活。他也幻想过,以后把这套房子卖了,回到老家盖个小洋楼和父母一起住,再开个农场,养点鸡、鱼……

梦想是最大的动力。2016年,唐冬以“这是事业,做好了挣得比上班还多,两年之期”等理由说服妻子后,辞职回到老家,开始筹办农场。

创业

  开拓市场、运营电商,一切都从头开始

村里变化不大,还是熟悉的山,熟悉的水。不过,压力很快就来了,听说唐冬辞职了要回老家养鸡,母亲气得差点双眼一黑。在金融机构上班的妹妹也十分不解:难到父母辛辛苦苦供你读大学,就是为了回农村养鸡?亲朋好友也齐齐上阵劝说他。但不管母亲和妹妹怎样反对,唐冬依旧坚持。在他看来,这是自己事业重新开始的地方,也是生活改变的开始。

无奈之下,家里分成了两个阵营,在城里居住的母亲和妹妹以不和他说话以示抗议,父亲虽不说支持,但好歹站在了他一边。

唯一让唐冬心里有些许安慰的是,周围邻居都是看着自己长大的,没花多少工夫,屋后50多亩土地很快流转到位。唐冬为农场起了一个名字:凉水井生态农场。他希望,自己的家人和后人,都不要忘记故乡,一个叫凉水井的小地方。按照他的计划,农场准备投入20余万元,先喂养一千只乌骨鸡、珍珠鸡、贵妃鸡等农村较为少见的鸡,再逐渐扩大规模,鱼就喂点鲤鱼、鲫鱼等传统鱼类。

人员上,聘请一到两人,加上年过六旬的父亲,自己负责全局、市场等,员工和父亲负责喂养和捡蛋等。喂养方式上,坚持原生态喂养,山上的虫类、草类也多。销售方式依靠电商等定位高端市场。

想到这些,唐冬浑身充满了劲,充电养鸡知识、开拓市场、运营电商,一切都从头开始。

困难

  说五点半下班,员工真就五点半下班了?

困难,在意料之中,又在唐冬意料之外。

老家虽好,但员工难找。青壮年几乎均外出务工,留在老家的差不多都是50岁以上的人,养鸡、捡蛋等尚可,但要填写快递单、查看监控等几乎都不会。唐冬只能只能“老中选青”,一名50岁的邻居成了他的员工,工作内容是早上帮忙捡蛋,包装,然后打扫鸡舍,喂养等。一开始,父亲也积极地帮唐冬做一些事情,但他只能在家照料鸡。老家距可发快递的镇邮局不过10多公里,但父亲和员工不会开车,骑车也困难。要去镇上买个东西,早上9点搭车出发,回来时已是下午。

意料之外的困难显然更多。

唐冬想多请一个员工,父亲很不理解:一个员工工资两千多元,两个员工一个月的工资就要四五千元,一个月挣的钱,不够发工资,还要请人?

唐冬聘请员工时约定五点半就下班,一到点员工就匆忙下班回家。这让父亲很不满:五点半下班?比城里上班的人下班还早,农村里上班,不能到时间了马上就走,起码还是要多做点事再走啊。

几次被唐父数落后,这名员工干脆向唐冬辞了职。唐冬又气又急,想让父亲进城居住,不要插手农场事宜,但父亲进城待了不到十天就回来了。苦苦寻觅,唐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会写字的员工,经过无数次讲解,终于学会了填写快递单和发快递。

人手不够,唐冬只能顶上,原本想扩大农场养鸡规模只能暂缓,但不能扩大规模,产出就有限,产出有限就不能扩大市场带来更多利润,没有更多利润,就无法支撑人员工资和家人的信心。

预算很快花完,琐事让唐冬疲于应付。在开拓市场上,除了精力不够,市场也对他生态饲养的原生态产品缺乏信任度,这让唐冬有点意外。从鸡苗到出栏,唐冬完全坚持原生态喂养,不用一点饲料和抗生素,虽然有很多人赞不绝口,但也有一些人始终不相信是原生态产品。

市场拓展不够,农场无法扩大规模,每月营业额在五千元左右。除掉人工、成本等,一个月下来,农场还要亏两三千元。

农场迟迟不盈利,唐冬却坚持投入,这让父亲不能接受。几次争执后,父亲的态度也发生变化,不再和唐冬说话,形同陌路。

亏损

  上班可收入20余万,一来一去亏了近50万

除了父亲,家人也悄然发生着改变。妻子周末节假日带着儿子来看望唐冬,一开始,乡下开阔的场地和漫山遍野的鸡,让儿子兴奋不已,玩得不亦乐乎。几次过后,新鲜感过去,妻儿不愿再来。

唐冬既当老板又当员工,每天两眼一睁就要忙到熄灯,大事小事都要教员工,一下雨就满脚泥泞……其实,对于创业艰难,唐冬表示,自己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如今,他感慨:哪怕之前你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许多事情还是会超出心理承受能力。最主要的是,唐冬认为,从事养殖业,前两年看不到盈利是很正常的,生态养殖的市场和品牌打造都需要有个过程,可能是两三年,也可能是三五年,但家人觉得这个过程太长,甚至不相信这个过程。

理念不合又不让自己放手干,不支持却又给出期限,这也是唐冬最难受的地方。一个人的精神减弱,万事都变得不顺。父亲也开始明确地与母亲、妹妹一起反对,妻子表示两年限期已到,4岁的儿子需要更多陪伴。2018年,唐冬在微信上写下这样的无奈:该说再见了,我的养鸡场,猜到了这个开头,却没有猜到这个结尾……

6月12日,面对成都商报记者,唐冬心有不甘,却又心力交瘁:等几天,我就准备去城里找工作了,农场暂时就留个工人照看着,鸡和蛋,慢慢消化吧。他说,创业两年,原本上班可以收入20余万,现在辞职加上投入的20多万,一来一去,亏了50余万元左右。

不过,回乡办农场,也让唐冬收获很多快乐:养鸡后,消失多年的蛇和老鹰回来了,也带回许多儿时记忆;清晨捡鸡蛋也总会有一种新鲜感。“耳畔一片鸟鸣鸡叫,你永远无法知道下一枚鸡蛋在哪里?”

  家人之问与回望心声

  有车有房月薪过万 是否非要辞职创业? “我不后悔”

对于唐冬辞职回乡办农场,其家人的态度可以用三个反问来囊括——

在外企从事与自己专业有关的工作,在成都有车有房,月薪过万,是否非要辞职创业?

一个理科男,上班10多年都在做化学工程的工作,创业是否非得要选不相关的田园养殖?

连连亏损,农场方向不明,是否还有坚持下去的必要?”

在唐冬的妹妹看来,哥哥看问题有些偏见,故乡生活固然值得怀念,但现在已回不到从前,城市上班生活同样会给人以快乐。她说,说起在城市里有个月薪上万的工作,相信大多数人心里还是带着几分自豪的。在成都这样的城市里,有着数不清的工作机会,有着更好的商业、医疗、教育资源,还有一群年龄相仿的精英。

“对于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来说,什么最重要?除了家庭,那肯定还有眼界。”她认为,如何才能有更宽广的眼界,肯定要在年轻时待在一个大城市,它能给你多样化的价值观,告诉你人生不是只有一种活法,它直接决定了你的气度、待人接物方式以及胸怀抱负。只有见过一切,你才有资格选择。只有努力过的人,才有资格享有内心深处的波澜不惊。

妹妹的意见基本上代表了家人的意见,唐冬不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