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包工头欠薪跑路手机停机 俩农民工登报寻人

原标题:两农民工跑报社登“寻人启事” 全城寻找包工头“杨继”

华商报讯 2018年1月17日上午,两个农民工着急慌忙地来到华商报社:“记者同志,我们想在报纸上登一个寻人启事,我们找这个人找得都快急死了!”他们要找的人叫杨继,是他们曾经的包工头。

为要账留守在西安出租屋

两个农名工叫刘涛和杨启茂,他们本来想满大街贴“寻人启事”,但又怕城管罚款。2016年,包工头杨继欠下他们的工钱,现在也没给。

当日上午,他们俩分别举着一张纸,上面写着:寻找 杨继。

刘涛34岁,四川人,杨启茂40岁,重庆人,都是乡下人。最近,工地也没什么活了,媳妇已经回了老家,照顾老小,准备过年了,他们留守在西安的出租屋里,就为了要账。

杨瑞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自从手机停机后,再连个音都听不到了。他们心急如焚,上天入地也想把杨瑞给找出来。这时,有热心人告诉他们,华商报最近正在登帮农名工讨薪的报道,建议他们去华商报登“寻人启事”。

“寻找杨继”是刘涛写的,“他初中毕业,还能写出几个字,我小学都没毕业,学了几个字也都记不得了。”杨启茂说。

欠条快被揉坏只好复印

17日上午,刘涛和杨启茂衣着单薄,刘涛一边说话,双手一边在双腿上来回搓,越说越激动。杨启茂则靠在沙发里,低着头不说话。

他们拿出欠条复印件和杨瑞的身份证复印件,杨继欠刘涛8500元,欠杨启茂13000多元,欠另一个工友高宝河5000元,杨启茂没有欠条,高宝河托杨启茂带了自己的欠条复印件,希望一起讨薪。

“因为时间太长, 欠条装兜里都被揉得快看不成了,我们就给复印了。”刘涛说。

刘涛和杨启茂来西安打工有5年左右了,2016年春季至秋季,两人在西安高陵区四季阳光工地做工,他们的包工头是杨继。工期结束后,杨继说没挣到钱,工钱要等春节前支付。

“好在2017年春节前还给了我们一部分,后来我们打电话要,他就老说没挣到钱。”刘涛说,好几次,杨继说“放心,我一定不会欠你钱的”,但后来,杨继的手机停机了。

“希望孩子不再像我不识字”

刘涛和杨启茂都是夫妻俩一起在工地干活,男的往出赶活,女的打下手。“工地上有好多都是两口子一起干,钱宽裕一点的会去城中村租个房子,钱紧张的就在工地宿舍凑合住。”沉默寡言的杨启茂一开口,眼睛就红了,他接着说,家里实在是太穷了,还有十几万的债要还,媳妇跟着他在工地,有苦又累。

杨启茂有一儿一女,都已经十几岁了,“娃儿们学习还可以,不要再像我不识字,干这种苦力活。”杨启茂说。

刘涛最近在御锦城工地干活,“附近的小区,租金太贵,我和媳妇只好在官厅村租了个房子,每天早上5点出发,步行一个小时到工地,晚上9点再步行一个小时回去。”刘涛说,一段时间下来,他媳妇直接累病了,贫血,“我两个儿子也都10来岁了,爷爷奶奶看着,唉,与他们一块儿的时间少,总觉得与我和他妈妈不亲,每次电话里说几句就挂了。”

回不到医院的“儿子和钱”

刘涛在老家盖了房子,花了30几万,“我爸刚做了食管癌手术,花了十几万,现在在医院里,儿子和钱都回不去。”刘涛说。

已经回到四川的刘涛媳妇昨日在电话里说,她正在医院照顾公公,婆婆为了多挣点钱,也出去打工了,“现在西安城中村也快拆完了,我们也快没地方租房子了,我想让刘涛买个便宜的面包车,送货挣钱,工地上有苦又累,钱还不好要。”

刘涛和杨启茂打了这些年的工,第一次遇到不给工钱的包工头,“我们一天干十几个小时的苦力活挣的钱,必须给啊!”

从杨继的身份证复印件信息看,他是四川乐山人,1980年出生。杨继,如果您看到报道,请尽快与刘涛、杨启茂、高宝河联系。

华商记者 任婷/文 黄利健/图

(长江网)

责编:汉网

上一篇:商贩砍伤城管骑车逃500公里 8个月后自首

下一篇:护眼灯能护眼吗?业内人士:多是噱头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