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驴友穿越无人区失联 搜救:或遭狼和熊袭击

  距离徒步爱好者刘银川走出无人区的计划日期已经过去16天了。

法制晚报讯 由于徒步进入无人区不能办理许可证,刘银川“用逃票方式进入”了羌塘、可可西里、阿尔金山的无人区探险。10月25日,30岁的刘银川与女友通过一次电话后,与外界失去联系。10月31日,有人遇到刘银川,那时的他仍旧无所畏惧。从那以后,搜救人员再没有发现他的任何踪迹。

在刘银川出发前,他还曾与女友计划未来一起徒步墨脱。刘银川的友人说,原计划徒步穿越无人区是在夏季,很不解他为何会改在这个季节穿越无人区。“这次行为,真的让人猜不透。户外运动没有太多理由,想去看看也就去了。”

废弃金矿成生还希望 但没有发现刘银川踪迹

根据刘银川女友曾静(化名)提供的可能穿越路线和行程规划,7名当地公安民警和6名郑义搜救团队队员组成的民间搜救团队进入羌塘,从西藏双湖县出发,穿越羌塘、可可西里、阿尔金山无人区搜寻1000多公里寻找刘银川。

在搜救过程中,无人区内的气温在零下40℃以下,郑义搜救团队在无人区内发现了野生动物狼和熊的踪迹,郑义认为刘银川遭遇野生动物袭击的可能性很大。

在无人区内郑义团队发现了废弃的金矿,由于撤离突然,废弃金矿内还留有水和煤。刘银川弟弟刘佳在与郑义团队取得联系后告诉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搜救队没有在废弃金矿发现有关刘银川的任何踪迹。

民间搜救发起人郑义本人也认为刘银川几乎不存在生还的可能,但他在最新的一条朋友圈中仍写道:“但愿刘银川找到那个金矿可以活下来”。

  徒步爱好者刘银川

  10月31日 最后踪迹

有人在保护站遇见刘银川 其当时状态良好

10月31日在双湖以北的最后一个保护站,旅行者李佳(化名)遇到了正在休息的刘银川,根据他的回忆,刘银川当时穿着软壳裤子和衣服,一个背包,带有帐篷、防潮垫、睡袋,状态很好,正在坐着休息,吃牛肉干。

虽然手机没有信号,但是仍能够正常充电。在谈及线路、准备食物、设备装备的近一个小时的过程中,李某完全没有发觉刘银川会担心自己无法走出无人区的迹象。

李佳遇到刘银川时,当地温度在-20℃以上,但在11月3日,在多格措仁到鲸鱼湖中有一场持续近十天的较大范围的降雪。他认为,如果没有突然的降温,以及阿尔金区域很大概率能碰到人,刘银川完成徒步穿越无人区还是存在一定可能性。

李佳随后加入了郑义搜救团队的第二次搜救,关于搜救线路,他表示“我们也没有他的预计要走的路线。只是有一条据说是他用来参考的路线”,沿着刘银川女友提供的可能线路一路寻找,走遍所有的牧民出现的地方,都没有发现刘银川的任何踪迹。

“急速降温很可怕,下大雪太阳能电板几乎搜集不到电力,手机拿出来几分钟就关机了,必须要捂着半小时之后才可能开机……太冷充电宝的电量也会出现不足”。与郑义的判断不同,李佳推测急速降温导致设备失灵,偏离路线以及食物储备不足导致刘银川失联的可能性更高。

  10.25距离双湖三四十公里处自驾游客拍图

10月25日 失联

与女友最后一通电话后失联 称“一定会好好回来,不要担心”

10月25日上午,刘银川出发后的第三天,与女友曾静通了最后一次电话,电话里刘银川说天气比较冷,“一定会好好回来,不要担心”。

刘银川女友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刘银川一直是个报喜不报忧的人,“他害怕身边人的担心”,他曾经在徒步龙溪大峡谷时从悬崖摔落,但刘银川很少对身边人做具体的描述。

女友和刘银川是在湖南长沙的止间书店相识的,两人原本计划八月份一起徒步西藏墨脱。因此,曾静认为,网友猜测刘银川在寒冷季节徒步穿越无人区是自杀的说法站不住脚。

在谈话中,曾静这样描述了刘银川,“他的眼睛让你感觉这个世界都是安静、祥和的,他的善良让我觉得他是世界里仅存的那‘少类人’,他有梦想,敢于实现,就已经是数亿人中的那少数的勇士”,并且在最后她说:“我也相信他还在。”

搜救工作持续到现在,女友仍旧在等待刘银川走出无人区的消息。

10月21日 改变计划

告知好友计划改变 选择独自踏入无人区

10月21日上午11时许,刘银川给身在拉萨的好友宗波(化名)拨通了电话,告诉好友由于边防证无法办理,因此要放弃原本去新藏线徒步的计划,改为徒步穿越羌塘、可可西里、阿尔金山的无人区。

“在拉萨时,刘银川的朋友们都劝说过他,他性格有一点倔,基于对他的尊重,劝说无效我们也就没再说什么。”宗波说,“打电话给我的时候他说他23日从双湖出发,我这边也只能祝愿他途中一切顺利。”

原本在4、5月份,刘银川与宗波已经计划了一起徒步无人区,并确定在7月份夏季时出发,宗波向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表示,“原本今年7月计划得很周全,可惜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冬季去无疑是自杀,这些我们一起探讨过”。

宗波说,冬季的无人区,徒步难度非常高,水源、野兽、食物、气温等因素的变化让人难以生存。对于什么原因让刘银川选择在不适宜的十月份独自徒步,好友也表示匪夷所思。“他这次的行为,真的猜不透。”

“在拉萨,很少遇到志同道合的户外爱好者,他是唯一一个。”宗波也能理解刘银川,“和肚子饿了想吃饭一样,想去看看也就去了”,面对网友对于刘银川独自徒步无人区的种种猜疑和评价,他表示“我知道有人说东道西,其实也都无所谓,户外行动很多人都想找个借口或者理由,其实就是走在多数人不理解的路上罢了”。关于能否走出无人区的问题,“我也明白他的结果,但仍旧希望奇迹出现。”

  中国四大无人区

中国四大无人区分别为罗布泊、阿尔金山、可可西里和羌塘。其中阿尔金山、可可西里和羌塘全部集中在高原地区。

在2015年,新疆、青海、西藏联合发布禁止一切单位或个人进入阿尔金山、可可西里、羌塘三大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开展非法穿越活动的公告。

2017年5月,西藏林业厅再发布《关于禁止在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组织非法穿越活动的公告》,其中提到,为保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环境,严禁在羌塘组织或进行非法穿越活动,严禁通过羌塘向阿尔金山、可可西里进行非法穿越活动。如进入均为非法穿越,一经查处将追究刑事责任。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刘仁堂认为,超出游览范围之外的,成年人应该独立承担相应的责任。不遵守规则的行为,可能会造成社会资源的大量浪费。拿搜索、拯救行动来说,一个人的任性或者探索行为,可能会让更多的人付出大量的人力物力,这本身就有违社会秩序和社会公德。

当然,生命必须要挽救,这也是很多人的义务。但是这种个人的冒险行为、探索行为给社会和其他一些相关人员却带来了负担,这种行为就不应该被提倡。

(长江网)

责编:汉网

上一篇:美仅半数孩子3岁会如厕 中国人:试试开裆裤

下一篇:雪乡宰客频现 网友:一锤子买卖坑你没商量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