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志愿者每月陪护老人20小时 可低价租养老院

钱江晚报讯 “奶奶好。”

早上一声来自年轻人的问候,让早起的方奶奶有了个好心情。不过,她也好奇,连续好几天,这个清瘦的年轻人都从园里出去,难道他住在这里?

这里是杭州市最大的共建民营养老机构——滨江绿康阳光家园。但最近这个养老机构里却住进了年轻人,这可是有点罕见。

元旦前后,有几个年轻人入住了阳光家园。他们有本职工作,下了班回到园内就切换角色,成了志愿者。

而每个月完成至少20个小时的志愿者服务,就可以抵扣相应房租。这是由滨江团区委和区民政局共同主办的“陪伴是最长情告白”志愿服务中的一项新模式。

新实验的效果到底如何?1月14日下午,钱报记者遇到了这几个年轻人,听听他们讲讲这段租住养老院的故事。

李晓阳教老人视频聊天。钱江晚报 图  内蒙小伙除了教电脑

更想给老人陪伴

“小伙子是你啊。你住在几幢啊?”方奶奶在电脑室再次看到经常“偶遇”的小伙子,满脸惊喜。

小伙子很有礼貌,“奶奶我住4幢。以后你碰到什么问题,你都可以找我。我们先加个微信吧。”小伙子接过老人的手机操作起来。

他叫李晓阳,内蒙古人,在滨江动一动画企业做动画师。当初知道有这么一个项目时,他很积极地报名了。在杭州将近8年,他都是和别人合租。“眼看着房价一个劲儿地往上涨,买房的想法越来越淡了。”

吸引他报名的原因有二:一是低廉的房租;二是可以稳定地去做志愿者。李晓阳说,这是受家庭环境影响,父母平常都挺热心,也会找机会去做志愿者。“反正我现在一个人,住哪里不是住。闲暇时间多的话,正好可以陪陪园里的老人。”

李晓阳是个“全能”志愿者,会修手机,是个电脑高手,还会画画,“应对老人们的需求,我觉得应该够了。”

像李晓阳这样住进养老机构的年轻人,可不是个例。

据了解,第一批试点工作已经开展,有8位意向志愿者通过评估。他们都是在滨江高新企业工作的年轻员工。这些志愿者每月仅需缴纳几百元房租,而获得低价入住权的方式是:每月提供的为老人服务时间至少达到20个小时。服务形式多种多样,包括教学类服务,如教老人使用智能手机和APP;陪伴类服务,如和老人们一起看电视看电影;文娱类服务,如给老人过生日;专业支持类服务,如智慧养老服务等。

“所以说,我们的志愿者最好是有一些特长,给我们老人带来针对性的服务,比如说健康、心理、文艺方面等。”阳光家园相关负责人说,试点阶段的首批志愿者,并未对外公开招募,还是通过企业介绍,这样可以把关。

钟玲在教老人画画。钱江晚报 图  90后女孩教老人画画

对住宿条件满意

李晓阳在电脑室忙活的时候,两个“90后”小姑娘正在教老人们画画。

23岁的钟玲是放任型“老师”,让老人先自由发挥,再根据老人的兴趣“因材施教”。22岁的范重庆倒是很细腻,从人物画中最关键的眼睛着手,一笔一划地让老人跟着学。

两个人和李晓阳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入职时间不长,都是刚刚到杭州打拼的外地人。喜欢杭州这个城市,却也面临着住房压力。和别人合租的情况下,也需要负担1500元/月的房租。

而住在这儿,条件不差,房租低。一个类似于宾馆的“标间”,配套很齐全。有家具,有电视,有网络,还有单独的卫生间和阳台。“挺好的,比我们大学宿舍条件好。”阳光家园还给她们配了门禁卡,用于出入园区、食堂就餐和房间出入。

“什么都好,就是交通还不是特别方便。”钟玲也坦言。因为地处较偏,上下班主要靠公交加走路,至少40分钟。所以碰到加班到晚上十一二点的时候,只能先到同事家凑合一晚。

新型养老助老模式,迈出第一步

截至2016年底,杭州市已建立养老机构总数333家,养老机构总床位数达6.73万张,平均每百名老人拥有床位数达到4.23张。其中公办公营养老机构154家,床位2.83万张,占总床位数的42.04%;民办养老机构179家(含37家公建民营机构),床位数3.9万张,占总床位数的57.96%。全市有护理型床位3.4万张,占总床位数的50.5%。全市有老年医院37个,床位0.47万张。

这些个数据,对于杭州60岁以上的159.13万老人来说,实在不算多。

面对着养老资源相对紧缺的现状,阳光家园还拿出一部分床位给年轻志愿者来住,是一种全新的尝试。

阳光家园相关负责人介绍,阳光家园有2000张床位,目前使用中的床位大约是400多张,“腾出几个房间来容纳这些年轻人,应该还是可以承受的。”

在随机采访中,老人们非常喜欢这种模式。李奶奶是园内有名的“画家”,她看到年轻人的画之后,频频点头,“她们脑子活,学的东西很新很快。我们正好吸收不一样的东西。”

同时,阳光家园相关负责人也表示:“老人最怕的就是孤独,希望能有人陪他们聊天。”年轻人的参与,可以给为老服务增添很多不同元素,并给他们带去活力。

对于这种新模式,民政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是一种超前的尝试,和区域特色有关。既然目前床位有剩余,那么养老机构有自主权去决定使用与否。如何去控制数量,这也是养老机构自己去把握的。很难去评判这种模式,毕竟是刚开始,迈出了第一步。

(长江网)

责编:汉网

上一篇:官员徇私舞弊损失600万税款:戴手铐才醒悟

下一篇:多家旅社下架雪乡低价团 提供不同价纯玩团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