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湖北深山制毒团伙成员3天报酬十万 请大师求平安


 

在杂草丛中潜伏数小时后,14名缉毒民警趁着夜色在刚下过大雨的泥泞山路上匍匐前进,向20米外开阔地上正散发着刺鼻气味的制毒窝点一点点靠近。随着电话中一声“行动”响起,抓捕行动随即展开,9名嫌疑人被悉数抓获。

在4月17日的这次抓捕行动中,湖北省咸宁市公安局共抓获19名嫌疑人。6月14日,湖北警方向媒体披露该案详情。湖北省公安厅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这伙广东人来到通山县洪港镇大山腹地后,十分谨慎,曾先后多次更换窝点,甚至请“大师”作法为团伙成员保平安。

“他们光购买原料及设备就耗资数百万元,团伙成员多以3天10万元报酬招揽而来。”湖北省公安厅相关负责人称,实际上,这个19人制毒团伙在4月7日刚刚来到湖北时就已经进入警方视线,“咸宁市公安局当即成立‘4.07专案组’,经过严密布控,最终将这个犯罪团伙彻底打掉。”

犯罪团伙深山制毒,数度更换窝点

4月7日晚上,三辆悬挂广东惠州牌照的小汽车从广南高速公路通山洪港收费站鱼贯而下,随后进入大山腹地。早在当天下午,咸宁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就已经掌握一条线索:通山洪港人王进(化名)近期与一伙广东人来往异常密切,王进在洪港当地到处打听准备帮这伙人高价租赁场地,用于开办短期加工作坊,“要求场地必须地处偏僻区域”。

当晚,咸宁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又接到湖北省公安厅禁毒总队紧急通报,称有一伙广东人准备近期到通山县洪港镇寻找场地制造毒品氯胺酮(俗称K粉),众多线索汇集之后,王进及来自广东惠州的这三辆小汽车引起警方注意。

经过研判,多种信息显示,咸宁市公安局所掌握的线索与湖北省公安厅通报的情况指向的是同一个犯罪团伙。当晚,禁毒支队将该案立为“4.07”制造毒品案进行侦查,并成立专案组。

侦查小组根据仅有的线索,对洪港镇上出现的十多辆广东牌照车辆进行逐一摸排,最终找到了三辆嫌疑车辆。专案组随即对嫌疑车辆停放的宾馆进行24小时布控。

“4月11日,嫌疑人驾驶两辆轿车前往北方某省购买制毒辅料,12日凌晨才返回。”一名办案民警介绍,得知这一情况后,侦查人员提前潜伏在洪港收费站岗亭内。凌晨5时许,两车从收费站下高速,此时,嫌疑人已改换了假车牌。

4月13日,王进带团伙成员林超(化名)等人到洪港镇某大山深处查看一处废弃民房,但林超等人觉得该场地不安全,决定重新选址。第二天,王进等人又到大广高速某隧道山顶一处废弃厂房踩点。此后,制毒窝点经过几度更换,最终确定在通山县洪港镇大山深处。

嫌疑人最终选取的制毒窝点只有一条小路进出,不便直接跟踪。侦察人员顺着小路旁边的山开始跟踪。翻了几座大山,趟过三道水位过膝的河床,经过5个多小时追击,最终在大山腹地的一处废弃平地才发现嫌疑人的身影。

大山腹地制毒,公安局门口布置“暗哨”

4月15日晚23时许,侦查员发现一辆白色厢式货车开进场地,大量设备、原料被搬运下车。几个小时后,这处窝点平地上出现多处火光,侦查员隐约还闻到空气中飘散过来刺激性气味。

侦察人员判断,此时该团伙已经开始制毒,随即将这一情况向指挥部汇报。随后,三名侦查员再度翻山返回,连夜撤回指挥部,准备为下一步的围捕行动带路。

实际上,就在警方对制毒团伙进行布控的同时,制毒团伙也在进山小路布置了“暗哨”,甚至在通山县公安局和洪港派出所门口布置“暗哨”,观察警方调警情况。

“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惊动任何一名嫌疑人,就会造成整个行动失败。”,禁毒支队支队长余中兵表示,当晚,参战警力分成四个组,分别对制毒现场和宾馆展开行动。

4月17日凌晨1时许,根据指挥部的安排,6名侦查员乘车绕路前往制毒窝点附近的一处养猪场,徒步前行靠近约3公里外的制毒窝点。

为防止被流动“暗哨”察觉,另一组8名抓捕民警在通山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大队长舒敏的带领下,在山林间急行军10余公里,于凌晨3点半赶到制毒窝点附近,与先前抵达的6名民警汇合,潜伏在距离制毒窝点约100米的一处山间弯道附近。

就在制毒窝点内一片忙碌时,抓捕民警已悄悄移至厂房外20米处的杂草从中隐蔽。但眼前这近20米开阔地极易被嫌疑人发现,为避免打草惊蛇,14名民警趁着夜色开始匍匐前进,他们在泥水中一路匍匐,抵达集结区域时已变成一个个“泥人”。此时,外围制毒老板所在窝点的多组抓捕民警也集结到位。

19人被抓,缴获毒品及辅料两百余斤

4月17日凌晨4时59分,随着专案组长陈朝裕电话里一声令下,14名缉毒民警冲进制毒窝点,9名正在赶制毒品的犯罪嫌疑人全部被抓获。而另一边,在洪港镇宾馆,抓捕组民警也将9名制毒同伙抓获,“他们被从被窝里拎起来时,大多还懵懵懂懂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与此同时,这个制毒团伙的幕后老板也在广东落网。

一名办案民警介绍,当民警赶到制毒窝点时,现场十多个砖块搭建的简易炉灶上正摆着十余口大锅,房间内充斥这刺激性气味,“这些大锅里装的都是制毒半成品,只需要一两道工序就能生产出高纯度氯胺酮。”

据介绍,犯罪嫌疑人购买原料及设备就花了数百万元,“团伙成员多以3天10万元报酬招揽而来。因条件诱人,这伙人不远千里从广东惠州集结到通山洪港大山腹地。”

湖北省公安厅相关负责人介绍,这伙犯罪嫌疑人为了“求平安”,曾将团伙所有成员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发给一位“大师”,求“大师”为他们“施法”保平安,“结果他们发送给‘大师’的短信也成为我们核查嫌疑人数量及身份信息的重要证据和线索。根据短信内容,目前已确定制毒团伙嫌疑人悉数落网。”

“4.07”制毒案中,咸宁市公安机关,共缴获毒品氯胺酮1.01吨,制毒辅料214.87千克,以及大量制毒工具,抓获犯罪嫌疑人19人。

责编:张智龙

上一篇:小轿车失控撞倒小区围墙 墙边停靠SUV遭了殃

下一篇:坐高铁二等座走红院士:每天再忙也给妻子做饭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