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消失的一百个行当故事之十七:火坛烧食品——您得有耐心
2019-09-15 21:29:38 来源:汉网

撰稿 实习生张文茜 长江日报记者汤华明摄影袁国华

挚都博物馆展示的火坛有数十种。旧时候先辈们以最简单的取暖方法、最廉价的取暖工具,渡过一个又一个寒冷的冬季,留给我们的是温暖的记忆。

火坛这个物件,前些年很多贫困山区的孩子上学时还提过,放在课桌边读书不冷,中午还能烧个红薯、土豆吃,算是午饭。

这把陶土烧制的火坛外面上釉、还有花卉图案,一定是乡村闺女出阁的嫁妆。

这些取暖器具,是近代火坛子的替代工具,这里有铜暖宝,铁暖宝和锡制暖宝,罐满开水,套上棉套,主要是暖手和睡觉前暖被窝。

最普通的土陶火坛子,5、60年代大约一个鸡蛋就能换一个。

 

谁是“饭桶”?“掌柜的”因何而来?是谁最早“玩秤”?茶水为何不能说借?闺女的嫁妆上到底承载多少祝福和吉祥?没有嘴的锣,为什么能说话?磨子为什么叫时(石)来运转?“起篓子”代表赚钱发财,平舆县的来历。还有暖婆子、火坛子、高帽子、木磨子,搓绳子、拧要子、补锅的、锻磨的、补碗的、剪花的、纺线的、染布的。铜匠、铁匠、弹花匠、箍铜匠、油漆匠、打草鞋……

陪伴中国走过千年百年的百工之人,和他们的一百个行当,已经或正在消失。好在他们创造和传承的工艺和匠心,被一个有心人完整地收藏在一起,3万多件旧时的生产生活用具,足以是我们牢记历史、记住乡愁。取暖、煨汤、烘衣物、烤食品

旧时候,城镇的人们取暖用的是铜制的暖婆子,经济条件差一些的乡村,人取暖用的是土陶火坛子。火坛,乡村出身40岁的人应该不陌生,在状似瓦盆之上安装一只较粗的陶提环,大一点的火坛,提环可能是三角交叉的三根。乡村农民冬天取暖的家什,做工无须精巧,结实耐用就行,不过这物件要是作为闺女出嫁的陪嫁嫁妆,则是在火坛的周围画上花草、上层彩色釉色,喜庆、吉祥、美观一些罢了。

乡村的冬天特别冷、带天井的屋子挡不住呼呼的北风,有钱人家买来铁火盆烧炭烤火,贫寒的人家也不能冻死,居家只能用土陶火坛取暖,火坛中烧的则是五谷壳、粗米糠、锯末屑。小的火坛一人一个,大的火坛周围坐满一家。火坛中闷烧着不冒烟的谷壳、米糠,很适合烧红薯、土豆吃,或者置一小罐,烧开水喝、或炖一小罐汤,也是屋子飘香诱人。由于火坛的火力很温,不及灶膛的大火有力,所以留下很有文化味的歇后语“火坛烧食品,您得有耐心”。

冬季的风雪天,太阳不给力也难得一见,有新生孩子的人家,火坛则派上大用场,在一只大火坛上架上篾筐、木架,给孩子烘尿布最为管用。

正月初一的下午,拜年的客人都告辞了,松林岗周贤德的一家五口围坐在一个大火坛坛子边取暖,大年三十的年夜饭吃得太丰盛了,一家人都不觉得饥饿,在那里说着家长里短。贤德对母亲说,妈啊,昨天晚上吃的年饭还不饿,除夕守岁睡得太晚,我们就不做饭吃,进屋休息一下好不?母亲回答,好的,我和你爸也不饿,你们去歇了吧。一说到吃,贤德4岁的儿子来劲了,我饿,我饿,我要吃!正要回屋休息的贤德只得回来,问儿子想吃什么?儿子回答什么都吃。那就好,贤德媳妇走进灶屋四下一看,她其实也懒得做饭,从水盆里抓出几条切好的糍粑条,来到火坛边对儿子说,烧糍粑吃好吗?儿子其实也不是饿了,小孩子都是这样,见什么要什么,而且有的他不要,没有的他偏要。贤德媳妇将几条糍粑放进火坛,用热灰盖着,不一会儿,受热的糍粑条膨胀得圆鼓鼓的,外面带着礁湖,散发出阵阵香味,糍粑熟了,一家人开心地吃起来,随后,贤德媳妇又拿出红薯、土豆,放进火坛烧着,接着又是香气扑鼻,没想到不用生火做饭,不必动用锅碗,大年初一竟然吃到如此好吃的美味。其实,这一餐饭是因为年夜饭太油腻,换个粗淡的口味才觉得好吃。火坛烧糍粑、烧土豆、烧红薯、甚至烧粉条丝吃,确实是寒冷之季乡村的一种生活的情趣。

曾经有一段笑话是这样的,四个男子汉在贤德家打麻将,四个人都吵着天寒地冻的,脚冻得发麻,叫贤德媳妇弄个大火坛放在麻将桌下取暖,贤德媳妇什么都好,就是不喜欢男人抹牌赌博。喜欢恶作剧的她不仅没有给他们火烤,反而倒了一盆凉水塞进桌子下面,抹牌的四个人也许太专心于麻将,根本不知道桌子下面是火坛还是水盆,贤德媳妇问他们感觉怎么样,四个人集体回答,这就好多了。贤德媳妇噗嗤大笑,四个人这才往脚下看,都张着大嘴喊,啊——?水盆当火坛,精力太集中。

现在农村居家,已经不再是旧时的那种高门阔窗带天井的屋子,乡村的住房早已失去了原有的特色和风格,取而代之的是装修精美的楼房,这种房屋关上门窗,油烟很难排出,所以现在的冬天,农村人取暖根本不用火坛、火盆,也是空调、地暖。先辈用了千年的火坛走进了民俗博物馆。

铁锁铜锁千万种,不防君子防小人。明天接着给您讲关于锁的种类、锁的文化和锁的故事。

责编:申燕伟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