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单亲环卫妈妈住上了公租房 “小旅社”里的悠悠母女情

汉网消息(通讯员 易先云)6月17日,是端午节小长假的第二天。凌晨3时许,武汉市江汉区城管委清扫二队的环卫女工戴咏娇就来到马路上和居民区,开始一天的清扫保洁。这位单亲环卫妈妈赶在小长假的第一天下午回到她的新居给孩子们做顿饭,四口之家在46、46平方米的公租房里吃一顿团圆饭,在各自的忙碌中聚一聚,算是简简单单地过端午节。然而,她做了一桌子菜,儿子和儿媳都没有回来,她和快一周才见面的女儿在新居里过节。母女俩正在往饭桌上上菜的时候,戴咏娇接到儿子的电话:“妈妈,你和妹妹吃吧,我跑外卖,手上接了几个单子,很忙,你的儿媳妇在新洲娘家,怀了毛毛不能坐汽车。”

\

戴咏娇工作照片

无论平时何时节假日,戴咏娇很难和孩子们在一起吃一顿饭,特别是她拥有了公租房,还是第一次在新居里过节。这种和孩子们聚少离多的生活,戴咏娇早就习惯了。

1997年初,出生在湖北省红安县觅儿镇普安桥村的袁春林走进武汉市江汉区民意街环卫所,当了一名垃圾清运工。相隔不久,戴咏娇也来到袁春林的身边,也当了一名扫地的环卫工,夫妻俩租住在民意街辖区一间只有9个平方米的私房里。

1998年春季,武汉受到特大洪涝灾害,民意街辖区的天一后街浸泡在污水中。洪水退去后,袁春林和同事们一道突进清淤泥,运垃圾,一干就是十多个小时,袁春林最终因劳累过度引发急性肾炎,被环卫所长丁元珍送进就近的协和医院,袁春林被确诊为尿毒症。两天内,民意街环卫所临时工们为袁春林捐款5000元现金。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袁春林的疾病得到控制,出院后被领导安排在收费员的岗位上。

\

儿\媳结婚照片

2000年10月,袁春林旧病复发,在武汉协和医院住了20多天,又转入武汉市一医院住院治疗,后来又辗转到黄陂会诊,治疗费达13万元。江汉区十多个环卫所全体环卫工慷慨解囊,为袁春林捐款5万元。戴咏娇向老家亲戚借了6万元钱,想方设法为丈夫治病。袁春林的疾病被当时的媒体报道之后,得到了市区政府、公安部门和社会各界的关爱。

当死神即将降临在袁春林身上的时候,丁元珍所长要求医院给病人换肾。戴咏娇为昂贵的治疗费犯愁,到处借钱也要保住丈夫的生命。然而,袁春林于2001年3月28日终因医治无效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他的妻子和一对儿女,年仅32岁,29岁的戴咏娇永远失去了丈夫。

袁春林去世之后,儿子袁焱强、女儿袁丹才来到妈妈的身边,儿子从红安农村转学到武汉读小学三年级,女儿在武汉启蒙读小学一年级,她和两个孩子的户口从红安农村签到武汉市,成为城市户口。

欠债、房租压得戴咏娇喘不过气来,她带着一双儿女搬家了。在民意街仁厚社区仁厚巷6号走道里,摆放着蜂窝煤、灶具和餐具,没有一把坐着吃饭的椅子,更没有一张摆着饭菜的四方桌。在阁楼上,摆着两张小床,墙壁上镶嵌着一个小小的小电扇。从木梯爬上阁楼,腰都伸不直。这就是一个单身环卫妈妈和儿子、女儿的“家”,走道的“厨房”和阁楼上的宿舍,都只有7个多平方米。在没有大门遮掩的厨房里,在没有阳光照射、没有通气窗的“宿舍”里,戴咏娇和孩子们每天攀登人字梯,睡在“天”上,生活在“天底”下。然而,戴咏娇很坚强,挺直腰杆,把孩子们抚养成人。儿子袁焱强高中没有毕业参军,在部队是个优秀的士兵,加入了党组织,部队执意留他转志愿兵,可他担心妈妈劳累,服役期满就退伍回到妈妈的身边。作为一名优秀的退伍战士,袁焱强当过协警,学开车拿了驾驶证,开过的士,做过木工,又到汉阳打零工,现在骑着电瓶车做外卖送餐上门。女儿袁丹上了医科大学,靠向舅妈借钱、节假日打零工每月挣来三、四百元生活费,省吃俭用,拿到大专毕业证,走出校门远赴襄阳工作,想起妈妈的痛苦,毅然决然回到妈妈身边,现在是东西湖一家医院的财务人员,长期到省内各地出差,十天半个月见不到妈妈。

今年1月21日,戴咏娇拿到了公租房钥匙,新居位于洪山区江南新天地居民区,房屋面积46、46平方米,一室一厅,于是,她的卧室从“天”上搬到“天底”下。她十分感谢党和政府为对她的关爱,在环卫工作中起早贪黑,在辛勤的劳动中回报社会。

戴咏娇在拥有公租房之前的去年2月12日,儿子袁焱强与在汉阳打零工的武汉市新洲区农村女孩魏琪玉举行了婚礼,这对年轻的夫妻靠租房生活。母亲闹到了公租房的钥匙,儿子自己做衣柜打鞋柜,安装防盗网,戴咏娇将在仁厚社区捡来的旧木床搬到新居,用新床单“包装”一下,依然像新床一样美观,150元的茶几摆在客厅里,四口之家吃饭、聊天,其乐融融。戴咏娇说,孩子们大了,自己能生存,媳妇接了,下半年我要当奶奶,我好开心。

这次端午小长假,女儿袁丹放假三天休息三天。从外地回来过节的第一天,袁丹一个人在家,母亲疼爱一周才回来的女儿。戴咏娇下了早班,从京汉大道前进一路乘坐公交车,到了徐东地铁站转乘315路公交车到罗家港,全程11站。母亲走进家门格外欣喜,女儿出去买菜,等着哥哥、嫂子回来,一家四口人团个园,简简单单地过端午节。儿子跑外卖挣钱,儿媳妇怀孕回娘家半个月打车回城里不是很方便,四口人的团圆饭只能是母女俩吃了。母女在新居里节日相聚4个多小时,女儿切菜,妈妈做清洁卫生,妈妈炒菜,女儿摆桌子上菜,多么难得!

女儿袁丹一位这么长时间才见到妈妈,妈妈也回来了,想留下妈妈在新家睡一晚,妈妈说:我明天上早班,凌晨三点钟起床到岗。戴咏娇说,放假三天,我都不能回来住宿,每天晚上还是睡在那个7个平方米的小阁楼里,如果凌晨三点从新房起来赶到汉口上班,打的划不来。有时候女儿从外地回来不能陪妈妈在新房睡觉,只好陪着妈妈睡在那个阁楼里。好日子、苦日子,女儿一样陪着妈妈过。仁厚社区的街坊们都说,小戴不容易把一对儿女拉扯大,吃了很多苦,多么懂事的女儿啊。

戴咏娇说,我有了公租房,孩子们有了落脚、团聚的家,只要我们四个人回到新屋里团聚,热热闹闹,和和睦睦。但是,这间新房常常是锁着门,我因上早班不能在新房过夜,四个人很难在这里一起吃上一顿团圆饭,也很难在一起过一晚。女儿袁丹饶有兴趣地说,我们这个四口之家终于有了安身之地,与其说这是我们的新居,还不如说这是我们四个人的小旅社呢!

责编:申燕伟

上一篇:父亲节我们一起来炫父

下一篇:第四届湖北企业诚信论坛在武昌举行 43家企业获诚信企业称号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