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江汉路上这个卖艺自救的家庭乐队,背后的故事感动了无数武汉人

晚上去江汉路逛街的人,路过璇宫饭店的麦当劳,肯定记得这个特别的家庭乐队

戴帽子的老人弹拨着尤克里里,中年女人站着吹奏小圆号,旁边的小姑娘敲打着两只塑料桶做成的鼓。

旁边立着一个捐款箱,上面这样写道:

“我外公患了肺癌,在办了重症的情况下,医疗费仍负担不起。

有爱心的人士只捐1元钱,就帮了我们,谢谢。”

独特的乐器,不俗的演奏水平,非乞人“派头”的打扮,以及老中青三代的特殊组合,都在喧闹的街市里显得格外特别又难以捉摸。

被音乐吸引的围观群众很多,但是在这个乞丐遍地难分真假的时代,熟悉的捐款箱和类似的求助字眼,都让大家犹豫着到底应不应该捐出手里的1块钱。

事实上,这个通过贩卖音乐筹集善款的家庭乐队,不仅情况属实,而且真实境况比字面上写的更加困难。

旁边麦当劳一位了解内情的大叔说:他们岂止是医疗费负担不起,他们连普通的生活都过不走了。

这个三口之家里

每个成员都是一部活着的抗病史

他们原本只是一个简单的三口之家,弹奏尤克里里的老者就是捐助信息上所说的“外公”,名叫罗金明,今年74岁高龄;吹小号的中年女士是老先生的女儿,叫罗玲;打鼓的小姑娘是老先生的孙女,高高瘦瘦的,今年才13岁。

家里唯一的劳动力是罗玲,罗玲以前在培训班以教习乐器为生。做培训赚来的钱虽然不多,供一家吃穿,小女上学,倒也过得去。

原本还算不错的家庭在家人相继生病后逐渐陷入困境。

最开始生病的是罗玲的女儿,15年检查出严重的过敏性鼻炎,对灰尘反映强烈,每周都需要打脱敏针进行脱敏治疗,在医生的建议下休学养病。

女儿休学半年不到,罗玲的父亲罗金明先生就检查出肺鳞癌(肺鳞状上皮细胞癌)晚期肺癌是大病,为了给老人治病,即使在办了重症的情况下,一家人也砸光了原本就不丰厚的家底。

祸不单行,父亲生病后,罗玲自己又检查出宫颈癌变,先后四次开刀,甚至摘除了子宫,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培训班的工作也不能再继续,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就这样断了。

高额医药费让家庭迅速陷入财政赤字,一家人只能依靠老人的退休金和低保度日。

父亲每个月有2000多块的退休金,低保每月有700块,罗玲在女儿两岁的时候就离婚了,孩子爸爸什么都不管,每月只是给700块的抚养费。算下来,三个人一个月就3000多块钱。

要支付一个肺癌晚期患者,一个宫颈癌变患者,一个重度过敏性鼻炎患者的医药费,还要考虑一家三口的吃饭问题,3000多块钱简直是杯水车薪。

每个月付完医药费,一家人连吃饭的钱都没有。身体状况无法负荷外出工作,不能偷不能抢,即使没了出路,也不愿跪在大街上做干讨的人。

老人年轻的时候组过乐队,会很多乐器,罗玲以前跟着父亲的乐队也学了很多本事,在朋友的建议下,一家人决定通过卖艺的方式进行自救。

最穷的时候

吃饭都成了问题

老年人目前的状况很不稳定,时好时坏,加上抵抗力太差,很容易同时生其他的病。之前准备采访的时候,因为老人临时感冒住院而推迟,休养治疗了大半个月,总算是好些了,只是原本就很瘦弱的身体更加清瘦了。

老人一个月有半个月都要打针,一双手背扎的青紫。每一针的原价是400,重症报销后,每针100块,除了打针以外,每天还要辅以中药,这是状况好的时候。状态差的时候,住院几天就要花几千块钱。

老人舍不得这个家,尤其舍不得这个孙女,所以即使生病后完全没有食欲,每顿饭,他都会逼自己吃上一碗。他晓得,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和癌症较劲。

手头宽松的时候,老人喜欢喝葡萄汁,因为他听说葡萄汁可以抗癌。舍不得一次喝完一盒,总会把葡萄汁分作两顿喝。

罗玲说,现在葡萄汁涨价了,以前一盒四块钱,现在要五块钱一盒了。

自从生病以来,老人已经很久没有睡个踏实的觉了,夜里总是咳嗽,严重的时候,一躺下就呼吸困难,只能在沙发上坐一整夜。在演奏的间隙,经常能看到他在旁边垃圾桶咳嗽吐血痰。

罗玲自己因为宫颈癌变,年前刚做完手术,取掉了整个子宫。

医生叮嘱她不能做重活,防止内脏下垂。她抵抗力不行,很容易感冒,就在采访那天,她还一边吹小号一边不停流鼻涕。

但是一家大小事务还得由她操持:大清早出门买菜,回家给父亲熬药,辅导孩子自学,给孩子打脱敏针,偶尔一家人还要排练曲目,自己的康复治疗,爬九层楼回家,还要给父亲做特制的米饭……日常的劳累,让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了很多。

说起女儿,罗玲眼睛就泛起一层水雾:女儿很懂事,生在这样的家庭里也是没有办法。

女儿休学两年了,平时在家自学,负责陪爷爷去医院,帮妈妈做家务,是家里的得力帮手。经过脱敏治疗后,灰尘过敏症状略有改善,只是家里晴天抖被子还是得躲进厕所里。

刚开始的时候,女儿因为没表演经验,年纪太小,面皮又薄,被路人一看就紧张,一不小心就敲错。罗玲笑着说:你一说采访,她就好紧张,先前相机一对着她,她就敲错了。

老人身体太虚,女儿又在长身体,但只有到了月末还有余钱的话,罗玲才能买点肉给家人补充营养。

为了像普通人一样生活

他们在江汉路上卖了两年艺

最让人感慨的是一家人的乐观,坚毅和自强。

我问罗玲:家里这种情况,有没有特别害怕的时候啊?

她说:害怕有什么用啊,你害怕的话连号都吹不响了。

关于自己和女儿的病症,罗玲很少提及,母女俩一门心思只想要多赚些钱给老人治病。只要是晴天,一家人身体状况允许的情况下,每晚7点到9点,都会在璇宫饭店门口的麦当劳卖艺。

他们也从不卖弄可怜,即使出门卖艺还是穿得干干净净,这也让很多不明真相围观的人老怀疑他们一家是不是真的很困难。

用罗玲自己的话说:我们还没有放弃自己,你采访我们,不求别的,只要告诉大家,我们的情况是真的,不是骗子。

除开老年人的医药费,一家人面临的困境还有后期罗玲自己和女儿的医药费,以及女儿日后复学的费用家里没有能赚钱的劳动力,往后的路并不轻松。

见过了太多太多乞讨卖艺的人,他们里面有真不幸,也有假心酸,人们的善心在形形色色的求助海报前变得保守又犹豫,援助之手与那些真正困难的人失之交臂。

比起那些空手讨干饭的人,我更愿意帮帮这个卖艺自救的坚强家庭。

每个人的一生都有艰难的时候,若不是走到了绝境,谁都不会上街卖艺求援。留给老人的时间不多了,他们还没有放弃自己,他们只是一时运气差,他们还想健康地带着自尊生活下去。

我们无法拯救所有的困难和不幸,

但是当你身边有这样一群人走投无路的时候,

真心希望大家能够拉他们一把。

本文转自武汉吃货,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责编:田鹏

上一篇:蔡甸水务提前预警 搭建渍水举报网络平台

下一篇:心真大 | 女子强闯地铁头发被夹,连续6站无法转头淡定玩手机,网友:估计在发朋友圈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