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我国幼教4年后缺口将达三百万:钱少压力大

红黄蓝幼儿园(资料图)

钱江晚报讯(陈伟斌 黄小星 杨媛媛)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已经尘埃落定,相关部门都已作出回应和处理。

事件已结束,而关于幼教的话题和反思还在继续。

浙江师范大学杭州幼儿师范学院副院长、教授朱宗顺认为,相关部门间缺乏协调统筹、培养机制不足、幼教从业者职业荣誉感缺乏以及待遇保障较低,导致幼教缺乏,为满足所需,特别是民办幼教机构只能雇佣不太专业的人员,导致一些问题。

为何人员不专业,因为需求太大,而正规的幼师太少。

据新华社消息,“全面二孩”实施近两年,从2019年开始,我国幼儿数将出现大幅增加,到2021年达到最大值。

数据表明,2021年学前教育阶段适龄幼儿将增加1500万人左右,幼儿园预计缺口近11万所,幼儿教师和保育员预计缺口超过300万人。

幼教缺口300万,我们该拿什么去填补?

  早教机构的管理目前比较混乱

幼教话题的热闹,这些年有过多次。

2012年,数起幼儿园虐童事件发生后,促使刑法在虐待罪上做出了较大修改。特别是2015年的刑法修正案(九)中规定: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虐待被监护、看护的人,情节恶劣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同时规定“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可即便如此,此类状况却依旧不绝。公开的各项法制措施之外,是国内幼教领域依旧缺乏统筹的现实。

此外,如果早教机构办在幼儿园里,那是教育部门管。但像红黄蓝这样的在工商注册的,或者是像携程那样在妇联注册的,只能是谁办谁管。有专家表示,“国家层面应加强管理,教育部门牵头,把涉及到的妇联、卫计委、工商以及人事部门都牵进来。”

  要求学历和证书,幼师素质还是参差不齐

浙江师范大学杭州幼儿师范学院副院长、教授朱宗顺说,目前国内早教师资培养、幼教行业的注册、管理都存在不足。

据了解,国内3~6岁及6岁以后的教育都归教育部门管理。3岁以前所谓的早教,国内教育部门现在并无明确的任务。有的幼儿园有此类项目,是因为其审批权是工商管理部门按照注册公司的模式去审批的。

进入幼儿、早教行业的企业看中的是市场,于是以降低幼师或保育员资质的做法来降低运营成本,就成了很多民办幼儿园或早教机构的通行做法。

公开数据统计,现在民办的幼儿园基本占到60%以上。到去年为止,超过55%的幼儿在民办幼儿园。在朱宗顺看来,民办幼儿园有利润考量,如果按照公办幼儿园的标准来,那十年都赚不到钱。

2015年11月教育部发布的《学前教育专题评估报告》显示,2014年专科以上学历教师占比为66%,农村地区不到50%;有幼教资格证的教师占比为61%,持非幼教教师资格证的占比17%,无证教师占比为22%,农村地区无证教师比例高达44%。

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幼儿园教职工总数为381.8万,幼儿园园长、专任教师学历、专业技术职业者有249.8万,硕士学历占0.27%,本科学历占20.91%,专科学历占56.4%,高中学历占20.56%,高中以下学历占1.89%。

朱宗顺说,调查发现,在我国大部分地区,对师资力量的要求至少是专科毕业和拿教师资格证,但实际上很多幼教机构并没有达到,“民办幼儿园绝对达不到。”

  钱少压力大,年轻人不太愿意去做幼师

另一方面,愿意从事幼教职业的年轻人很有限。

朱宗顺说,光加强教育没用,还要提高待遇。

据2016年调查数据,仅69%的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生会去做老师,还不一定是幼师。这和幼师薪酬水平较低有关系,目前,国内幼师薪酬水平较其他老师一般要低30%。

此外,社会上对于幼教职业的认知差异甚至误解,让幼教从业者很容易缺乏职业荣誉感。朱宗顺发现很多家长对幼教的看法并不公正,而且缺乏基本的尊重,往往把幼师当成保姆。“社会上很多人对幼教从业者却是低看一眼。”这些原因导致从事幼教的年轻人压力很大,甚至容易产生心理问题。

浙师大杭州幼儿师范学院曾做过幼儿教师的职业倦怠调查,发现从业两三年以后,从业者会出现厌烦情绪,陷入倦怠期,会出现离职、流失的问题,这导致幼教供应不足。

幼教人员的流失是常态,而需求量却在逐年提高,这也导致新招收的幼教人员素质不能保证。

朱宗顺说,这就是核心问题。“毕业生自然是哪里条件好去哪里,钱少还压力大的幼儿园,就很难招到老师了。”

  4年后,我国幼教行业缺口300万

事实上,幼儿园教师紧缺,已成为全国各地普遍遇到的难题。

多数地方对教职工编制按照教职工与幼儿的一定比例核定,比例从1:5至1:10不等。然而数据显示,去年我国幼儿园教职工为381.8万人,师生比约为1:12。若按照师生比1:7计算,全国需要新增幼教职工248.8万人。

248.8万人,这是中国学前教育专业学生11年的总和。

而伴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会迎来新一轮的幼儿出生潮。从2019年开始,中国学前教育阶段在园幼儿数将出现大幅度增加,到2021年达到最大值。数据表明,2021年学前教育阶段适龄幼儿将增加1500万人左右,幼儿园预计缺口近11万所,幼儿教师和保育员预计缺口超过300万人。

社会需求高,不少高校学前教育专业学生还没毕业就被“争抢”。但是却不太有优秀学生愿意读幼师。“招不到优秀的生源也很难产生好的教师。”从浙师大的调研结果来看,浙江省不管是办园水平还是普及率、老师的教学水平,在全国都能排进第一梯队。浙江省有很多乡镇,采用的方法是把城市有经验有编制的老师派到乡村去,作为负责人带队伍。从业人员要进入公办幼儿园编制肯定要达到基本学历和教师资格证这两个要求,有的还得要本科、硕士,即使没有编制,进公办园的教师也是有学历考量,因此浙江省的待遇也是“同工同酬”。

“社会上很多人对幼教从业者却是低看一眼。”这些原因导致从事幼教的年轻人压力很大,甚至容易产生心理问题。

责编:汉网

上一篇:2017第三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颁奖典礼在昆举行

下一篇:世界领先!中国造出了一艘“会思考的船”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