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顶住全家压力 上饶志愿者严飘毅然捐献造血干细胞

\

护士给严飘注射动员剂

“谢谢大家的关心,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11月4日,来自广丰区洋口镇的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者——30岁的严飘在经历了6个小时的采集后,成功捐出了297毫升造血干细胞混悬液,为一名血液病患者及家庭送去了生命的希望。

10年前,尚在求学的严飘在校门口签下一份捐献造血干细胞协议。不曾想一个不经意的承诺,现在竟然兑现了。今年5月,当得知自己造血干细胞与一位陌生的白血病患者低配成功后,严飘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红十字会捐献自己的造血干细胞。经高配成功、体检合格等流程的严格筛选,10月29日,严飘顶住全家人反对的压力,独自奔赴长沙湘雅医院血液科采集造血干细胞,用无私大爱给陌生的患者点亮了一盏生命之灯。

捐献:源自对大爱的坚守

11月3日凌晨5点,天还没亮。当天是严飘到长沙的第六天,为了捐献造血干细胞,她已经注射了4天的动员剂,早晚各一次。根据流程的安排,当天上午9点就要采集造血干细胞了,她必须6点前赶到湘雅医院血液科注射最后一针动员剂。

因为太早,护士站里只有两个值夜班的护士。护士一见严飘,就端出了动员剂,遵照医嘱给她注射动员剂。因为注射的次数多,严飘的肩膀和手腕都留有多处红色的针孔。但严飘并没有表现出难色,平静地挽起袖子,露出左臂,温和地告诉护士推针的时候速度慢些,可减缓痛感。

动员剂注射完毕后,简单吃过早饭,严飘又得马不停蹄地赶到湘雅医院血液科。早上9点,采集工作准备就绪,和严飘同时采集造血干细胞的还有另外两人,他们都是亲缘采集,只有严飘是非血缘的捐献者。无论是医生,还是“病友”,都向她投来赞赏的目光,大家不禁为她的勇敢和无私竖起大拇指。

当其他两位早早地采集结束,严飘却不行。因被捐对方体重大大超过严飘的体重,为了确保造血干细胞有足够的量,她硬是在病床上多躺了两个多小时,共采集了183毫升。就在严飘即将离开病房时,医生却告诉严飘,她的造血干细胞比例较小,且成熟的造血干细胞过多,第二天还得继续采集。在场的人都将担忧的眼光投向严飘,没想到严飘竟然淡然地笑了笑:“没事,救命要紧,大不了明天再躺几个小时!”

11月4日,依然是凌晨5点钟起床、6点钟注射动员剂、9点钟采集,为了确保足够的量,第二天又采集了114毫升,严飘硬是又在病床上躺了6个小时。

简单的造血干细胞交接仪式结束后,看着北京解放军307医院工作人员带着生的希望匆匆离开的背影,严飘备感欣慰,就像患者的女儿写给她的信里所讲的那样:“是你的伟大无私的捐赠让我妈妈有了活下去的信心和力量,我们家对生活才重新点燃起希望……你的善举将赐给我母亲一个全新的生命!”

动力:源自对失亲的悲痛

严飘告诉记者,10多年前,她本来有个聪明可爱的弟弟,弟弟11岁那年不幸患上白血病。为了给弟弟治病,父母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负债累累,但最终因当时的医疗技术落后,年幼的弟弟还是不幸离开了这个可爱的世界。

回忆过去,严飘潸然泪下。“如果那时候有现在的技术,多好啊!”伤心的往事让严飘感慨万千。所以从那时开始,严飘就决定要帮助像弟弟一样的病人。自己虽不能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者,但通过自己的捐献可以给患者生命,给家庭希望。

严飘依然清晰记得10年前自己在校门口第一次见到献血车时的激动,终于找到帮助别人的途径了。在婉言谢绝了同学们的好心规劝后,她毅然伸出了自己的手臂,勇敢地献了200毫升的新鲜血液,并毫不犹豫地在同意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协议上工工整整地签上了“严飘”两字。

善举:源自对生命的敬畏

今年5月份,严飘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对方自称是广丰区红十字会的,并告诉她,她捐献的造血干细胞低配成功,问她是否愿意捐献造血干细胞。一开始,家人都认为这有可能是诈骗电话,叫严飘不要搭理,但严飘突然想起了自己10年前签署的那份协议,想起了已逝多年的亲爱的弟弟。当第二天广丰区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刘成业找到正在老家带孩子的严飘时,她顶住全家人一致反对的压力,坚定地答应了红十字会愿意捐献造血干细胞。

“我相信善良的回报,相信自己做的一定能挽回一条鲜活的生命,拯救一个个濒临崩溃的家庭。”严飘表示。严飘虽然倔,但她完全能理解家人极力反对的原因:一是家人对捐献造血干细胞没有一个科学的了解,以为捐献之后对身体会有损害;二是女儿还在哺乳期,尚未过周,捐献之后对孩子的哺乳会不会有影响呢?这是全家人最大的顾虑,也是严飘曾经的顾虑。

“我们绝不会用损害一个人的健康去换取另一个人的健康,捐献造血干细胞大可不必有太多的顾虑。”经过多次跟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接触,严飘加深了对捐献造血干细胞原理的了解。正是用这种科学的原理,严飘终于说服了家人——父亲、母亲和丈夫。今年8月份,高配成功。9月份,体检合格。这就意味着,严飘捐献造血干细胞的这件事情势在必行。

当得知自己是广丰首例造血干细胞的成功捐献者时,严飘很是淡然:“首例不首例都不重要,只要我做的这件事有价值有意义,就行!当我在湘雅医院看到那么多的白血病人等着配型成功时,我的内心是何其的疼痛!最小的患者才4岁,一个多么弱小的生命,却要面临着夭折的威胁。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加入到捐献造血干细胞的队伍里来,给濒临破碎的家庭燃起新的希望!”

原标题:10年前报名10年后如愿 女子成功捐造血干细胞

(林金权/图 本报记者 齐小龙 任晓莉/文)

责编:宗晓斌

上一篇:“最美理发师”骑行3万余公里宣传公益:奉献更快乐

下一篇:深化供给侧改革 创新造就京东方发展奇迹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