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这个项目为何赚了大钱(特别报道·PPP的故事③)

一个十年没引来一分钱的县工业园,在实施PPP后,带活县财政收入增长近50倍

  这个项目为何赚了大钱(特别报道·PPP的故事③)

  本报记者 陆娅楠

《 人民日报 》( 2016年07月25日 17 版)

   徐 骏绘(新华社发)

河北固安工业园区新型城镇化项目,实施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14年,有力带动固安县财政收入增长近50倍,投资方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资产规模也增加了10多倍。

这个PPP项目为何运营得这么好?它有什么成功经验可供借鉴?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进行了一次“解剖麻雀”。

如何结缘?

  做实项目规划,企业要有“市长思维”“社区意识”

固安工业园,如今每天接待的各地考察团“一个巴掌数不过来”。可14年前的固安却“荒”得很。

距离北京天安门只有50公里的固安,区位优势明显,可2002年全县财政收入仅1.1亿元。彼时,县开发区已成立10年,各路开发商跑马灯式地来了不少,可全县招商成绩单依旧是十年如一日的“零分”。“那时候谁要是被调到开发区,就是现在工业园这块,就和古代被贬发配差不多。”固安人感慨。

摆在固安县政府、华夏幸福面前的,是很多经济欠发达小城市需要破解的PPP难题:如何共赢?让民企单做工业园开发,县财政实力薄弱,基础设施配套跟不上,很难筑巢引凤,投资很可能打水漂;让民企只做市政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运营,财政还是负担不起,企业回报也难以兑现。

“PPP项目实施周期长,协议是基础,共赢是目标,否则正常的磕绊就会成为过不去的坎。所以做PPP项目的企业要有点‘市长思维’,从规划之初就要多从政府、社区的角度想问题。”华夏幸福副总裁叶珺说。

——谋长远,企业多些“市长思维”,像政府制定中长期规划一样制定PPP协议。

“和许多PPP项目匆匆上马不同,我们的项目论证了一年多,完善具体规划的时间更是长达三四年之久。”在固安规划馆,时任固安县建设局局长、如今的副县长白光明指着墙上的历史照片说,仅2002年,华夏幸福就邀请了8个国家的30多位规划、城建、环境、产业等不同领域的顶尖专家来出谋划策,最终确立了“产城融合”整体开发机制,固安县政府采购华夏幸福在产业新城提供的设计、投资、建设、运营一体化服务。“一张科学规划管到底,面对任何外部挑战都按规划办事,政企双方都足够硬气。”

——讲大局,企业多些“社区意识”,多照顾到政企双方外的利益群体,就能减少项目实施阻力。

在固安,没有人不知道大湖公园。“这可是我们固安的骄傲,老百姓晨练、带孩子玩都去那儿,没人不说好!”这个华夏幸福“牺牲”了13万平方米居住用地建成的湖景公园,不知让多少开发商瞠目结舌,却为百姓津津乐道。

截至2015年底,华夏幸福在固安建成8个公园,新建170公里的柏油路,还把北京八中引了进来,这为固安工业园项目赢得了更多公众支持:尽管作为基建项目,涉及大量的土地征收与村民搬迁,但固安工业园PPP项目至今没有发生过一起上访事件。

怎么赚钱?

  不要指望捡一枚金蛋,而应该借力养一窝金鸡

绿荫掩映的一片红砖建筑群内,一批生物新药正在药品GMP无菌制剂车间内加紧中试。

“2000平方米的公共平台免费使用,GMP标准的车间三年免租金,除了注册、财税、政府优惠项目申报等普遍服务,华夏幸福还帮我们对接各融资机构。这些专业的产业服务太契合初创企业需要了!”拥有国内第一家人源/动物源综合干细胞库的北京太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CEO李立东,去年入驻固安工业园,目前已拿到A轮融资1.5亿元。

不仅是太东,作为京津冀地区唯一同时免费提供中试和动物试验中心的生物医药孵化器,固安工业园已吸纳了20多个生物医药项目签约,连美国华人生物医药协会会长陈平都“禁不住诱惑”回国来此创业。

“PPP项目不可能赚快钱,不要指望捡一枚金蛋,而应该借助PPP平台养一窝金鸡。养鸡需要能力,专业化招商并提供全产业链服务就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叶珺说。

如果说“产城融合”是固安工业园PPP项目的主心骨,那么引来哪些产业,如何让其做大做强,这是项目可持续盈利的重要一课。

——PPP项目要可持续盈利,先得处理好“髓”和“形”的关系。

“不少工业园还是修路、造厂房,只求‘形’,没有‘髓’,所以才会出现不少‘睡城’‘死城’。而真正让工业园活起来、火起来,城市价值才能提升,这个PPP项目才有盈利点。”华夏幸福具体实施固安工业园PPP项目的平台公司——三浦威特园区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东岳说。

表面看,固安项目似乎是造城,但实际上三浦威特却扮演了提供产业服务的投资人角色,提供从规划、咨询到辅助融资、审批在内的全产业链资源整合服务。“传统招商是物理空间的搬迁,我们则是通过优化营商环境和提供专业服务变‘搬商’为‘养商’,让企业离不开我们的服务。”王东岳说,目前华夏幸福旗下有80多个产业服务公司提供“管家”兼“导师”式服务,已为固安产业新城累计引入企业约440家,项目签约投资近千亿元。

——PPP项目要可持续盈利,也得处理好“点”和“面”的关系。

在固安工业园北区,参花面粉厂的巨型封闭式厂房特别醒目。这个去年追加了1.5亿元投资的面粉厂,已经从小作坊跃升为京津冀食品业的龙头企业。

一般工业园很难看得上这种面粉厂。但一个优质的城市基建PPP项目必须有全局观,立足工业,同时考量农业、农民的发展空间。尽管固安工业园项目坐落在城北,却将中部15万亩良田和农民增收问题也纳入了规划,通过主动培育农产品加工龙头企业,既盘活农业资源,也增加税收,还解决农民进城后的就业,可谓“一子落,满盘皆活”。

——PPP项目要可持续盈利,更得拿捏好“取”与“舍”的关系。

航天振邦是2010年入驻园区的高端装备制造企业,每年都保持着约2亿元的新增投资,还解决了当地上千人的就业。这家企业当初可是华夏幸福固安项目总经理与固安县委书记一起“三顾茅庐”才请来的。“看着企业和政府劲往一处使,就知道这个PPP项目前途无量。”航天振邦总经理孙广谱说。

值得引进的项目,政府“一把手”亲自开车去北京请人;不符合规划的项目,园区也绝不“心软”。有些产业规划外的企业也携巨资想落户固安工业园。“低附加值的劳动密集型企业、高耗能的加工企业,就算是投资规模再大,我们也不要。”王东岳说,坚持底线思维是政企双方的共识,为此也损失了不少投资,但事实也证明,没有那些“芝麻”,才使工业园能引得众多“金字塔尖”项目纷纷入驻。

如何化解风险?

  让社会资本追加投资时“不红脸”,让政府在看到民企赚钱时“不红眼”

对于很多民企而言,政府换届换人是让其对PPP项目望而生畏的主要原因之一。然而,固安工业园项目历经了4任县委书记、5位县长,换了10任经理,却依然顺利推进至今。是什么让这个PPP项目排除了“人为因素”的干扰?

——明确的风险分担机制,让社会资本追加投资时“不红脸”,让政府看到民企盈利时“不红眼”。

按PPP合约,华夏幸福的利润回报以固安工业园区增量财政收入为基础,若财政收入不增加,则企业无利润回报,县政府不承担债务和经营风险。华夏幸福通过市场化融资,以固安工业园区整体经营效果回收成本,获取企业盈利,同时承担政策、经营和债务等风险。

“华夏幸福承担着一系列风险,政府唯一承担的就是机会成本。那么,政府和企业换位思考,都会明白只有把项目做大做好才能共赢,否则就是两败俱伤。”白光明说,“正是基于这个明文规定的利益与风险机制,华夏幸福已为固安项目累计投资280亿元也没有‘红脸’,我们看着华夏幸福能拿到那么多好项目的股权也没有‘眼红’。”

王东岳也认为,只有政企都遵守契约精神,健全合作架构和机制,PPP项目才能持续顺利实施。

——常态化的政企沟通机制,第三方机构的定期监管,让外部挑战降到最小。

一个县级项目,难免受到来自方方面面的“关照”。仅就入园标准,政企双方就收到过不少“来自上面的电话”。“每周一早7点都有政企碰头的早餐会解决争议,对上周反映的问题进行进度反馈,提高效率,增加透明度,也消除了隔阂。很多事情大家都顶住压力,也就没有压力了。”王东岳说。

此外,为了避免外部争议扰乱项目实施,固安工业园项目还聘请了大量“外脑”:专业会计师事务所做第三方审计,专业律师事务所完善合同体系并须设定相应的边界条件……

——做PPP项目的企业家还要有点干事业的情怀。

华夏幸福在固安项目上也并非一帆风顺。尽管2002年签约,但2003年就赶上了非典,此后更是迎来了史上最严的各级开发区清理整顿。资金最紧张的时候,华夏幸福还曾推掉其他赚快钱的地产项目,换回资金填进固安工业园区。如果今天单纯从效益看,当年舍弃的一个地产项目可以带来的利润就高达几十亿元,而固安工业园的当年现金流“转正”还需要3年。

“长周期的PPP项目要盈利,但不能以利润为中心,而要以客户为中心。与多数民企投资价值曲线由高转低不同,PPP项目的价值曲线是由低转高,因此,政府和社区企业、居民的满意度是验证PPP项目成功最重要标准。因为他们满意,你才能苦尽甘来。”叶珺说。

责编:汉网

上一篇:国家发改委赴华夏幸福固安产业新城调研 首个园区ABS备受关注

下一篇:男子住两天酒店用70度电 酒店以浪费为由收电费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