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的现代的也是世界的,他们聚在一起谈诗论诗
2019-12-07 22:36:31 来源:汉网

长江日报-长江网12月7日讯(记者周璐)他曾为汶川地震赋诗《献给汶川的挽歌》,也曾为日本地震赋诗《我的痛在日本》,他还写下了《一个彝族的梦想》,他是彝族作家吉狄马加。7日上午,“吉狄马加诗歌及当代彝族作家作品研讨会”在中南民族大学召开。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吉狄马加、当代少数民族作家研究中心名誉主任叶梅、白族诗人晓雪等80余位来自全国的少数民族文学研究专家、评论家参加了研讨。

        研讨会现场  记者周璐 摄

吉狄马加出生于四川凉山,上个世纪70年代末开始写作,诗歌创作40年,他在国内外出版了《初恋的歌》 《一个彝人的梦想》《遗忘的词》《吉狄马加的诗》《彜人之歌》《吉狄马加诗集》等多部著作。研讨会上,专家们对吉狄马加在诗歌领域的成就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吉狄马加是中国当代杰出的彝族诗人和新时期极有代表性的少数民族诗人,“他的诗歌是民族的、现代的、也是世界的”。

会上,专家对中国语言文学和少数民族文学的发展进行了探讨。在谈及当下彝族作家文学创作发展态势时,中国民族文学学会副会长汤晓青说,彝族的诗人和作家群体,具有坚定的文化自信力和高度的文化自觉,在他们多年的努力下,彝族文学的发展形成了良好的文化生态。“他们无论是在完成不同的社会角色所承担的工作、还是在自己的创作中,都体现出为传承本民族悠久的文化、在中华民族共同繁荣发展的文化格局中开拓本民族文学的发展之路的不倦奋斗精神。”

参加本次研讨会的湖北省作协主席李修文表示,吉狄马加的诗洋溢着彝族精神、挥洒着彝族风采。“众多彝族作家从彝族的民族经验和个体的生命体验进入创作,同时也以民族经验打通了世界经验、以个体的生命体验打通了集体体验,这充分证明了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这一美学观念,也充分证明了个体的就是人类的这一普世理念。”

吉狄马加:是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选择了我

诗人吉狄马加畅谈创作 记者周璐摄

上个世纪70年代末开始写作,吉狄马加已经走过了40年的写作历程。在谈到自己的诗歌创作时,吉狄马加说,诗歌一旦成为他者或者说成为公众的读物,它就不完全仅仅只属于原作者了,每一个读者都会对它进行属于自己的诠释。 “作为一个写作者,我一直关心,我的诗歌与读者以及受众产生了怎样一种关系,是否引起了必要的共鸣,因为作品一旦问世,它就在这个世界上寻找它的知音,也可以说,这是在期待着一个又一个心灵的回声。”

吉狄马加在介绍自己的创作经历时说:“我诗歌的源泉来自那里的每一间瓦板屋,来自彝人自古以来代代相传的口头文学,来自那里的每一支充满忧郁的歌谣。我的诗歌所创造的那个世界,来自于我熟悉的那个文化。”

吉狄马加的诗歌在国际上也享有盛名。他说:“诗歌对于我来说不仅仅是面对自己灵魂的独语,更重要的它是我与这个世界进行对话的媒介。是这个波澜壮阔、日新月异的时代选择了我,同样,也是这个让我的民族经历了千年不遇的嬗变的时代选择了我。”

针对当下彝族文学的现状,吉狄马加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彝族现有900万人口,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现在从事写作的作家和诗人人数众多,这其中有用汉文进行写作的,也有用母语彝文进行写作的。许多作家和诗人都取得了足以让我们关注的创作成就,特别是一些更年轻的作家和诗人,表现出了卓越的才华和天才的素质。”

责编:宗晓斌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