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高楼或落户武汉 国外公司称规划已完成

来源:南方都市报
 
世界第一高楼或落户武汉 国外公司称规划已完成

摩天大楼对比图
 
近日,一张来自英国的概念设计图在我国搅起风波:两栋并排而立的彩色高楼,如一对凤凰欲盘旋起飞,名为“凤凰塔”的双子塔因坐落在武汉、楼高设计达1000米,被视为我国将夺过迪拜塔的桂冠,拥有“世界上最高的建筑”。
 
虽然南都记者证实“凤凰塔”尚未报建,但科学家表示,把我国建筑从600米升到1000米高度,已经是国内学界正在挑战的课题。
 
蓝图
 
英国方面称规划基本完成,但武汉相关部门未证实拟建世界最高双子塔消息
 
美丽的“凤凰塔”设计图就摆放在英国建筑事务所C hetw oods网站的首页,题目为凤凰塔,武汉,中国。
 
点击设计图,显示的设计概念方案写道,1000米高的凤凰塔将是世界上最高的双子塔建筑。47公顷的湖心岛,双子塔占地7公顷,由一条3公里的林荫大道相连,远景规划上,大道两边会建有密集的城市布局。拱形桥就好像穿越了林荫大道,每个塔将有自己的功能和属性:凤塔将侧重于商业区,凰塔侧重文化和娱乐区。
 
设计方案中对双子塔的特点描述十分“中国化”,“基于传统的中国凤凰——— 两只鸟,雄凤,雌凰。设计源于从阴阳到两者完美平衡的结合,共生———凤塔采用尖端技术来供给凰塔可再生能源”。
 
6月18日后,凤凰塔的设计图和“武汉拟建世界最高建筑”的消息迅速传播开来,凤凰塔的消息随即丰富起来:47公顷的湖心岛位于武汉汉阳区四新,凤凰塔是为北京华严集团在中国中部建立新的“第四极”经济和文化引擎区而制定的4个主要规划之一,双塔为高低组合式结构,建成高度为3280英尺,约合1000米,超过目前世界最高的迪拜哈利法塔170多米。
 
英国建筑事务所负责人告诉中国媒体,规划蓝图已基本完成,正在等待规划的批复。预计2015年年底之前就可以开工,2018年工程竣工。初步估算,工程造价12亿英镑,折合人民币约130亿元。
 
南都记者昨日通过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的网站查询,在汉阳区近期在建项目和近期选址规划项目中,尚未发现千米双子塔的规划身影。
 
昨日武汉市汉阳区委宣传部告诉南都记者,经向相关部门核实,汉阳区尚未有此项目。据汉阳区相关负责人介绍,去年上半年,曾有公司前往考察,并拿出“凤凰塔”的设计方案,可后来没有下文,项目也没有进入区级层面讨论,更不可能进入后期申报程序。
 
武汉当地媒体《长江日报》6月21日曾报道,经向武汉市级各部门了解,包括发改委、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和市城建委职能部门,都没有听说武汉拟建世界最高双子塔的消息。
 
探索
 
“现在设计上,国外已经有超过1000米的超高层,国内正在论证的也是1000米”
 
尽管凤凰塔还只停留在概念图纸上,但我国科学家对于千米高楼的探索却早已开始。
 
唐代李白曾站在山上寺庙感慨,“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古代不乏高楼崇拜,我国1000多年前就出现了高层建筑。
 
在现代学者眼中,如河南登封县的篙岳寺塔,西安的大雁塔,山西的应县木塔等早期的高层塔楼建筑,因受制于经济技术条件,都是用砖、石或木料等建造的,墙壁非常厚,支撑木柱都很粗大,使用面积相当狭窄。
 
1894年,美国106米高的纽约曼哈顿人寿保险大厦首次突破了建筑的百米关口,这被认为建筑进入了超高层的阶段,世界各地开始了超高层建筑的竞赛,中国的上海在20世纪初最先加入其中,建成了亚洲第一高楼———国际饭店,但直到1976年,114.05米的广州白云宾馆落成,我国才进入超高层建筑发展阶段。
 
目前,公信力最高的世界高层都市建筑学会(CT BU H )将超高层建筑的衡量线提到300米。截至2014年5月底,世邦魏理仕的数据显示,已落成超高层建筑中,中国最多,有25栋,比排名第二的美国多出11栋。在建(已施工)的超高层建筑中,中国有78栋,世界上其他所有国家之和仅47栋。
 
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肖从真介绍,“现在设计上,国外已经有超过1000米的超高层,国内前沿和大家正在论证的,也是1000米,甚至有的科研人员将研究目标定为一英里,这相当于挑战1600多米的高楼”。
 
去年,肖从真带领团队,以13年的研究项目“超高及复杂高层建筑结构关键技术与应用”,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成果应用于高632米的上海中心大厦、高660米的深圳平安国际金融中心等数十项标志性超高建筑,填补了国内外超高及复杂高层建筑结构体系设计施工的空白。
 
尽管掌握这样的技术,肖从真仍然认为,将建筑从600米升到1000米高度,将面临防风、抗震、消防和幕墙等多方面的难题,“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拔高的”。
 
肖从真所做的研究显示,超高建筑的位移和高度是成4次方的关系,或者更高。高度大一倍,建筑的刚度需求就要大很多,现在600- 800米的建筑,如果想继续升高,在结构体积上就要有所创新。
 
目前世界上的超高建筑,大多为异形建筑,最高的迪拜塔由连为一体的管状多塔组成,自下而上逐渐缩减,到上面已经很细很尖,沙特设计的千米以上的国王塔上部细尖,功能性很小。
 
肖从真认为,这种沿用老的方式做的设计对于减少荷载有用,但要实实在在做到1000多米的超高建筑,粗和高将形成建筑上的矛盾,径深太大建筑中间难以使用。
 
“现在研究的思路是,以后可以把一个个房子作为巨型结构,把很多个桶一样的楼绑在一起,每个楼都会接收到阳光”,肖从真建议,通过这种结构改变,来完成建筑向上的探索。
 
难题
 
伸向高空的建筑要经受侧向的力的考验,抗震、防风成为它最大的难题
 
“自古以来,没有一种建筑形式像超高层建筑一样,在为人类拓展生存空间的发挥巨大作用的同时,会引发人们如此激烈的非议:浪费资源、破坏环境、易发灾难等等”,上海建工设计研究院院长胡玉银曾在中国高楼尚未突破500米时撰文感慨。但是,超高层建筑在激烈的争论中仍然在不断发展,为科学发展提供着试验场。
 
伸向高空的建筑要经受侧向的力的考验,抗震、防风成为它最大的难题,楼层越高,位移会很大,对舒适度和安全都会有影响。这便是肖从真所提及的“自振周期较长”的超高层建筑在长周期地震影响下会出现的现象。他还指出,国内外对长周期地震动作用研究不够深入,对超高层建筑结构的抗震设计缺乏指导,我国《建筑抗震设计规范》(GB 50011-2010)对于超高层建筑也缺少相关规定。
 
武汉大学土木建筑工程学院副教授邹良浩主要进行高层、高耸及大跨度结构抗风的研究,看过凤凰塔的效果图,他认为千米高层建筑在抗风上,“可以做但并不容易”。
 
根据风洞实验等模拟,在400-600米的高空,因为强风导致的建筑摇摆位移可能达到1米左右,但这种位移使人害怕却并不危险,危险的是来回猛烈晃悠的加速度。
 
“风经过不同外形建筑,产生荷载不一样。现在建筑要更高,外形选择要像广州小蛮腰或迪拜塔那样变截面的外形,这比常规的矩形风荷载小,武汉的凤凰塔效果图显示也是逐渐向上缩进去来防风的外形”,邹良浩介绍说。
 
邹良浩预测说,1000米的高楼很难满足人的舒适度的严格要求,通常还要使用整栋控制技术,来减少大约40%的风荷载,对现有技术是有一定挑战性的。
 
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肖从真认为,抗火难题一部分来自人员疏散困难。“超高建筑也会有疏散楼梯,但靠人跑下来就不太现实,600米的楼,相当于两个北京香山摞在一起,体力好的年轻人从顶部跑下也要很长时间”。
 
肖从真建议,与普通的着火不能乘坐电梯不同,超高层建筑需要可以防火的消防电梯来进行人员疏散。而救火很难依靠不够高度的消防梯来救,更多依靠使用抗火材料来防范于未“燃”。
 
武汉凤凰塔概念方案显示,凤凰塔将安装风力发电机组和生物质锅炉的废物循环,将使用热烟囱技术,两座塔的上半部将作为一个完整的可循环利用系统,两座塔将自行产生电力满足用电需求,同时供给周边地区。
 
“凤凰塔应用的这几项都是有人论证过并非新的东西”,肖从真介绍,热烟囱技术欧洲有过研究,多在沙漠使用,建筑像一个喇叭一样扣在沙漠上,靠沙漠的温度让热力像通过烟囱一样往上走,就像大棚一样,但需要担心的是,楼是否能够承担下部的热力。 南都记者 陈显玲 实习生 林舒妍
 
超高层难题
 
防风:在400- 600米高空,强风导致建筑摇摆位移可达1米左右
 
抗震:国内外对长周期地震动作用研究不够深入,对超高层建筑结构的抗震设计缺乏指导
 
消防:超高建筑会有疏散楼梯,但靠人跑下来就不太现实
 
案例
 
长沙“天空城市”欲超迪拜塔
 
在武汉千米双子塔之前,我国和世界上不断有对千米高楼的憧憬和设计。武汉将建超千米“凤凰塔”的消息,使人联想起“天空城市”。
 
去年7月,远大集团在长沙宣布,将建设一座208层、838米高的天空城市,建成后将超越迪拜塔,成为世界第一高楼。工程总造价约90亿元,预计2014年4月封顶。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6月末的探访发现,天空城市现场奠基石旁已长满杂草,空旷的工地上种满西瓜,完全没有动工迹象。
 
武汉大学土木建筑工程学院副教授邹良浩透露说,他曾与长沙天空城市的技术人员交流,这座超高建筑也遇到了防风方面的挑战。
 
报道显示,天空城市更大的挑战来自消防,挑战千米的凤凰塔也需破解消防难题。

责任编辑:田鹏

上一篇:以房养老政策开闸 武汉仅两成受访者称愿尝试

下一篇:武汉今日大到暴雨来袭 局部雨量或超100毫米

分享到:

更多汉网新闻可在今日头条客户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