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男子狂刷信用卡 其母无力替儿还债欲断绝关系

昨天,本报报道了《小伙连续透支害全家成“卡奴”》一文(见A04版),刘师傅的遭遇引起不少读者共鸣。市民徐女士也向武汉晚报反映,称其年近30岁的儿子不好好上班,完全依赖信用卡生活,自己以“断绝母子关系”威胁也拉不回儿子。而市民陈先生则激动地向记者反映:儿子三年办了9张信用卡,家里差点卖房还债。

无力替儿还债欲“断绝关系”

徐女士介绍,她的儿子小兵今年29岁,是一名司机,每月有3000多元工资。

“五年来,他从没有给家里一分钱,吃我的,住我的,他自己的工资都拿出去花了。”徐女士说,三年前开始,小兵申请了几张信用卡,经常跟朋友一起出去吃喝玩乐,时不时回家要钱,说是信用卡透支了,不及时还款的话,就会像高利贷一样“利滚利”。

无奈之下,徐女士每次都会从积蓄里拿出几百上千的钱给小兵。

“去年,小兵开车出了车祸,几个月没上班,信用卡里欠了7000多元,他自己还不了。今年又出了一次车祸,他说又透支了几千块。”徐女士说,自己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退休之后在医院里开电梯,丈夫在外打零工,两人加起来月收入只有4000多块,实在没能力再负担小兵的信用卡账。

“前年,我拿着小兵的身份证、户口本到银行去,强行把他的一张信用卡注销了。另外两张,还清欠款之后,我收了起来,不给他用。”徐女士无奈地说,没想到前两天,听儿子给朋友打电话,说是又申请了一张信用卡,很快就办下来了。

徐女士以“断绝母子关系”相威胁要注销信用卡,小兵却依旧无动于衷。“银行给小兵这种没有还款能力的人发信用卡,不就是毁了他的人生吗。”

老父替儿还债差点卖了房子

来自红安的陈先生,一说起信用卡,连说了三个“混蛋”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陈先生介绍,他和妻子在武汉打工,勒紧裤腰带生活,一年下来能有两万元积蓄。老两口准备把钱省下来,给儿子陈波(化名)买房结婚用。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新房还没开始买,老家的旧房却差点被卖了还债。

陈先生说,儿子陈波专科毕业后,通过自己的努力到了上海一家公司上班,待遇还算不错。但三年前,接到儿子一个借钱电话,家里的噩梦就此开始。

陈波告诉家里,他谈了一个女朋友,花销比较大,为了谈朋友方便,办了三张信用卡。“结果,他总觉得用的是银行的钱,花起来没有节制。前年年底就透支了5万多,让家里帮他还。”

起先,陈先生帮陈波还了这笔欠款,并告诫陈波改掉坏毛病。“可是,去年夏天,我突然接到了一张上海法院的传票,说陈波欠银行7万多元。”陈先生和妻子心急火燎赶到上海。陈波告诉父亲,自己又办了几张信用卡。“我一张一张数,整整9张信用卡,欠费最多的一张就欠了一万多元。”陈先生愤怒地说,他当时就把陈波暴打了一顿。无奈之下,陈先生在红安、武汉两地借钱,最终帮儿子还了债,“差点就要卖房子了”。

现在,陈先生对儿子死盯紧防,但是他仍然担心“银行如果还是放松信用卡申请门槛,会有更多年轻人重蹈陈波覆辙。”(见习记者 石伟)

责任编辑:

上一篇:点赞!武汉的哥连闯三红灯送临产孕妇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